您的位置:首页  »  绿帽婚纱照番外失身伴娘
绿帽婚纱照番外失身伴娘

我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屏幕上在试运行的的程序,到了关键处又突然崩溃了,我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程序突然崩溃了,在公司正处于上升阶段的我,这次负责公司一个十分重要的项目,老总说了,成了,我可以自己有自己的办公室和团队,不成,那我估计也就这样了,最近压力太大了,每晚都熬夜赶项目进度,最近都冷落了我的女友小蕊了。

  小蕊是我的大学师妹,当时一直都对她抱有好感,可是当时不知道是怕表白被拒绝还是觉得自己没办法给到小蕊一个安稳的生活,直到我在易网公司工作了几年算有了点盼头了才敢跟小蕊表白,结果小蕊原来也是对我有好感,但她一直等我主动表白,结果等了我这么多年。当时我真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傻瓜,不过想到自己是一个有点逗逼的理科男能找到小蕊这样一个女朋友我也就觉得自己傻也没啥问题了。

  小蕊是那种邻家小妹的样子,有点小圆脸,笑起来甜甜的,有着一把及腰的长发,161cm的身高显得小巧可爱,但是她腿会显得有点长,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她那双穿36码鞋子的脚,小蕊一穿上丝袜和高跟鞋我就觉得有推倒她的冲动,不过这样的机会没有多少,小蕊喜欢穿百褶裙,所以基本都是光着腿或者穿薄薄的肉丝,只有穿超短裙时才会穿上黑丝或者深色的丝袜,再配上高跟鞋,每次这样我多累多能推倒小蕊来一发,对了,小蕊的胸部有着傲人的D杯哦,这是我做梦都会笑醒的事。

  喂喂~ 呆呆瓜,看我漂亮不?小蕊一边喊着她对我的专属呢称一边一路小跑过来。我抬起头,原本十分懊恼的心情一扫而空,小蕊穿着一件灰色的抹胸伴娘小礼服,双脚踩着一双目测跟高在8cm灰色的高跟鞋,那对雪白的D杯小白兔在没有绑好带子的版小礼服里面活奔乱跳着,头发随意地盘在了头上用一只筷子插着,嗯……小蕊在家时头发就是这样弄的。

  啊,太好看了,我家小蕊穿啥都这么好看,后天估计除了新娘就没有人能比得过我家小蕊了。我赞叹着小蕊的穿着同时我的小弟弟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我的赞美是真实的,它已经高高的举起了,变得又粗又硬……突然想起我已经好多天没有和小蕊做爱了,这段时间真实冷落小蕊太多了。

  「就你嘴甜,晓丹的婚礼是明天啊,不是后天啊,你记不记得的啊,你的木头脑袋都不知道除了这些程序还记得啥,哎,帮我绑好后面的带子看看会不会太紧了。」小蕊说着走到我身旁转过身背着我。

  我站起来,「哎,晓丹的婚礼是明天么,不是后天么,我这脑袋,这都记错了。」帮小蕊绑着那些带子看着那双肩嫩滑的皮肤闻着小蕊的体香,这么多天没有释放过的性欲一下子全都涌出来了,突然用双手抓住小蕊的双乳,不停揉弄着,从小蕊的肩膀开始吻起,一直吻到小蕊转过头和我舌吻着,小蕊平时很少这么主动地和我接吻,看来小蕊最近也是压抑得很厉害了。

  小蕊的一只手不停摸索着,寻找我那早就硬到不行顶着她大腿的小丁丁,是的我的身高也就167,小蕊穿上高跟鞋比我还高,我那不争气的小丁丁勃起也就8厘米左右,刚好达到医学上的正常性交尺寸,不过硬度还是可以的,要说一夜数次还真不行,最多也就两次,惭愧啊……还好我能公主抱小蕊,虽然也就几米的距离……我们不停舌吻着,我双手在小蕊那丰满的双乳上不停抚弄揉捏着,而小蕊则从隔着裤子抚摸着我我的小丁丁到伸手入裤子里面握住它不停套弄着。当我正想公主抱小蕊到床上更进一步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正恼火谁在这时给我电话时,一看电话上的名字是丁总,立马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深呼一口气接通电话,「喂,丁总,您这么晚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呢?」而小蕊在我停下动作的时候先是呆了呆,转身看着我正忙着工作的电话,正要转身走开,不过看了看我那顶着睡裤微微鼓起的地方,调皮笑了笑,突然双手把裤子一拉,顺身跪下用那软软的舌头舔了一下我的小丁丁,我先是一愣,可是电话那头丁总还在提问着问题,我不敢分心,之后由着小蕊乱来。

  小蕊在用舌头把我的小丁丁都舔了一次后,终于把它含进口中,不停地吞吐着,不时吐出来用手一边帮我撸着一边舔着,把伴娘小礼服拉低一点露出更多乳房的时候的时候还和我深情对望,哦~ 不对,是眼中充满了小孩子恶作剧成功的得意。而我只能死命忍住这触觉和视觉上的极致的快感,我当时是的确很想大声地呼喊出来的,可是丁总还在不停唠叨着一堆问题,我还要不停回答一堆问题,可是快感不停积累着,而我只能用力扶着电脑桌努力装着平静,不停解答着和说出各种解释给丁总听。

  终于,所有的快感汇成了我要射精的力量,已经多日无发泄过的精液终于在今晚全部喷射而出,小蕊察觉我要射精时想吐出我的小丁丁已经太迟了,精液先是射在了她的口中,接着她吐出的我小丁丁后精液一喷一喷地全射在她的脸上,她惊诧地想有所动作,可是我多日未宣泄过的精液太多了,这一股脑全喷出来量多力度大速度快,她躲都躲不开,大部分全在她的脸上了,那些在身体里面憋得太久的精液黄白色的,一条一条挂在脸上,我看得一阵激动,第一次口暴第一次颜射居然这样发生了。她一脸嫌弃的样子打了我一拳,就跑去无时间做清洁去了,而我还在和丁总的电话中,最终丁总在通话了半个小时后拍板决定我要连夜出差帮一个项目组收拾烂摊子,因为客户那边已经一团乱了。

  我走入睡房,小蕊已经清洁完了那些精液,还穿着那件伴娘小礼服拿着我用上个项目得到的奖金买的卡西欧自拍神器和iphone5s在不停自拍着,还叽叽喳喳不停在微信上和她的姐妹淘们说个不停,估计是在说明天婚礼的时吧。

  「小蕊,不好意思,明天晓丹的婚礼我可能去不了,丁总要我连夜出差帮一个客户解决问题,不好意思啊。」我满脸愧疚地和小蕊说着。

  「没关系拉,你工作要紧,明天就算你过去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啊,我来帮你收拾行李,你自己收拾总是掉三拉四的,出差几天啊?」小蕊虽然看着没事一样,可是我知道她心里面是不愉快的,因为说要陪她参加晓丹的婚礼已经两个月前就说好了,突然这样的安排换做是我也会不开心的。

  我收拾完行李又安慰了小蕊一会后,丁总安排公司的车已经到了楼下,我就告别小蕊踏上我的苦憋出差之旅,这一去居然去了四天。

  回来后,小蕊闷闷不乐的,那天晚上我想和她做爱居然不肯,估计是在生我的气呢,哎,这女人啊,说不生气其实都是假的,又得哄她开心了,还好这次帮忙收拾烂摊子和自己负责的项目都十分顺利做完了,丁总对我大加赞赏,升职加薪不说,还特意给了我公司不多见的一个月长假!总算熬出头了。假期第一天,小蕊上班去了,小蕊公司居然在周末要加班,也是第一次。而我则一边鼓敲着小蕊因为我给她升级6splus哄开心而淘汰的5s,一边看着最近不知道为啥最近一年喜欢看的绿帽淫妻凌辱女友的色文,有时还把小蕊给代入文中去,顺便把用了多年的索尼L36H里面的那张内存卡拿出来打算把数据都保存到电脑里面把手机寄回给我爸用结果手一抖,内存卡一弹出飞到了床底下。

  我趴在地上发现床底那条缝太小了,只能一边用手电筒照着一边在不停乱摸,突然我摸到了一张光盘,用手指捏着拉出来,一看,一张普通的白色碟面的CD,上面写着,晓丹婚礼伴娘小蕊。我一看这名称,自言自语到:「这是小蕊在晓丹婚礼的照片或者视频么?」反正闲着没事干,我把光盘塞进电脑,一打开就是几个视频文件,结果一点开第一个我顿时面红耳赤……我点开第一个视频,只见小蕊的闺蜜晓丹穿着婚纱面对着镜头跪在床上,后面一个男人扶着她的腰用着这个应该叫老汉推车的体位不停操着她,晓丹的两只乳房不停地前后晃动着,晓丹的乳房比小蕊还大,毕竟晓丹算是那种肉弹型的美女,大胸肥臀的广东女人真不多见,我顶着晓丹两只不停摇晃着丰满的乳房,我的小弟弟不停充血中,在婚纱这么神圣又性感的装扮加成下,我的小丁丁海绵体里面血液更加的多了……晓丹满脸满足,有一声没一声地呻吟着,我一边想着这晓丹怎么把自己的私密视频也放在这碟子里面了,一边准备撸一撸,因为刚才刚好在看一篇色文就是穿着婚纱出轨的,这情景令我欲罢不能啊。结果手刚喷到自己的小丁丁突然想到晓丹的老公身材没有后面操着她的那个男人那么好,晓丹的老公虽然我没见过几次,但是绝对没有后面操着她的那个男人那么好的身材,我先是一惊再是一诧!

  这男人是谁?晓丹出轨了?为什么这视频在这里?没让我想完,那男人要晓丹说的话把我彻底惊呆了……晓丹一边被操着一边说:「啊~ 小蕊~ 你看到这视频我知道你会帮我保守秘密的,啊~ 因为你的秘密…我~ 我也知道,我们是好闺蜜是…不是…你要帮我保守秘~ 密啊,说不定你也会和我一样,喜欢上这种感觉的。」晓丹一说完视频就结束了。

  我一听晓丹说完,心头一颤,什么?小蕊的什么秘密?我连忙点开第二个视频,看看到底这是什么情况,一打开,我就有点崩溃了。

  视频中,小蕊穿着那件灰色的伴娘小礼服被一个我没有见过的男人搂着坐在一辆车的后座上,那那人双手不停在小蕊的双乳上揉捏着,小蕊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居然不阻止那男人的动作,还有着妆容的双眼眼神空洞洞的望着前方任由那个男人不停玩弄着本该是我专属的D杯嫩乳。

  突然有个男人说话了。「浩子这药真的这么神?吃了就这么听话?」这应该是坐在前面的的人说的。原来搂着小蕊的那个男人叫浩子。

  浩子:「废话,这可是最新的产品,市场根本找不到的,是我的好哥们给我的,吃了这药,问啥说啥叫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十分听话,不信,我给你演示一下,小蕊,你有没有男朋友?是不是处女?上次做爱什么时候?」小蕊很机械地回答浩子问的问题:「有男朋友了,我不是处女了,上次做爱是上个月了。」浩子:「怎样,厉害吧,待会再喂她吃那药,她就求着我们操她了,哎呦~我操!肥龙你他妈先别激动把车开好行么,这突然急刹想撞死我啊,小米你有没有在拍啊?」浩子刚说给小蕊喂药,开车那个就突然急刹了一下,我也知道了车上除了小蕊还有三个人,搂着小蕊的浩子,开车的肥龙,在拍视频的小米。

  肥龙:「不好意思,一时激动,这也太爽了,这妞操起来一定爽,今天早上我看见她就想操她了,比起新娘那种肉弹型的,还是这种娇弱妹子合我口味,对了,浩子,上次你给我看的那个女人能不能给我操一次?叫小惠还是什么的,女神啊!」小米:「就想着自己爽,待会先把老娘侍候舒服才能过去,整天就想着操女人,怪不得珅哥说你龟头控制大脑,浩子你这变态,玩个女人都得一直录着,比珅哥还恶趣味。」我听到小米说话,居然是女的!?

  肥龙:「我操,我那能还珅哥比,珅哥没千人斩都百人斩了,不是新娘不玩,那个漂亮有气质的新娘子在你们这里拍婚纱照不给珅哥和浩子操到的,珅哥牛逼到都在人家洞房花烛夜在新房操人家老婆了,浩子都伴娘专精多少年了,珅哥操新娘,浩子就在旁边操伴娘,我这能沾沾珅哥和浩子的光,能操这伴娘妹子不激动一下么,你不知道我在印尼的森林多久没操过女人了」浩子:「好了,小米你也别为难肥龙了,他不是刚从野人状态回到正常人么,待会先要肥龙把你操爽了再过来不就行了,小惠啊,看有没有机会吧,珅哥最近都爱死她了,先把药给喂了,这药就是起效有点慢,小米把药给我。」浩子一边说一边拿过一个瓶子,拿到小蕊嘴前,命令小蕊把拿药喝了下去。

  肥龙:「我操!一定得给我操一次啊!哎!到了到了到了,嘻嘻~ 小米,快,等我把你操爽了,我就能操这小美人了。」小米:「顶你的肺,等你能把我操爽了再说,就怕是没插先射了。」之后视频在镜头摇摇晃晃了几下就结束了,而我看完这个视频心头一痛,小蕊那晚给人奸淫了?还是两个人轮 奸?我很难过,我心爱的小蕊居然给人奸淫了,而我还差点就蒙在鼓里。可是我自己却发现自己的小丁丁居然比刚才看着晓丹给人操时更加硬了,难道是因为我最近都在看绿帽淫妻凌辱女友的色文令我有了心理上的转变?

  我自己都有点惊奇这个想法,可是未细想多少,自己又迫不及待地点开了第三个视频。

  视频一开始,就看到小蕊坐在床边,眼神依然空洞洞的,浩子光着身子从镜头外走进来,坐到小蕊身边,一只手拉起小蕊的手放到他的小丁丁,呃……大鸡吧,浩子的鸡巴真的好大,比我大了不知道多少……待会这大鸡巴要插入小蕊的身体?小蕊能吃得消?奇怪,为什么我想到的问题居然是这些。

  「小蕊,今晚你不回家男朋友会找么?」浩子拉着小蕊的手放在他的大鸡巴上不停撸动着,一只手则不停抚摸着小蕊的大腿。

  「我男朋友出差了,可能后天回来吧,今晚我不回家也不会找我的。」小蕊依然机械地回答浩子的提问。

  「哈哈~ 好!那我们玩到明天晚上再回家好不好?」浩子满脸淫贱的笑着,推倒小蕊不停亲吻着那对丰满的乳房,双手到处摸索着小蕊的身体,小蕊在药物的影响下毫无反抗地由着浩子不停侵犯着。

  浩子突然站起来,「看来春药还没起效啊,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来还是得叫那鸟人搞点能听话又能像正常人一样的,这药吃得都像尸体一样,不喂点春药压根没搞头。」之后走出了镜头外,一会又回来了,手上拿着两条,嗯~ 丝袜!!!

  是我最爱的丝袜,浩子拿丝袜回来要小蕊穿上么?

  「来,小蕊,把丝袜穿上,之后跪着给我口交。」浩子把丝袜扔给小蕊命令到,同时拿出手机不知道是要拍小蕊给他口交的视频还是怎样。

  小蕊听完浩子的命令,毫不犹豫地坐起来脱了还穿在脚上的灰色高跟鞋,开始穿起丝袜,我这才发现居然丝袜也是灰色的,有着很宽蕾丝边的长丝袜。我看到这里,我居然不由自主地想起凌辱女友文那些内容,想看小蕊接下来如何给浩子奸淫,我好变态啊……「喂,珅哥,你那边什么情况了,在操着新娘子晓丹了还是怎样?」浩子原来是打电话给那个在晓丹那边的阿珅,看来那边已经干上了。

  「操,居然都第二发了,你也太快了吧,回到新娘子家才多久?你都在开始第二发了,操,我才刚开始呢,刚要这个小婊子穿丝袜开始给我口交呢,不是新拿这只药起效慢,估计刚才在车上就已经开始了,下次不如给小惠试试,真的听话死了。」浩子一边和阿珅通话一边一只手伸入小蕊的礼服里面抚弄着她的乳房。

  小蕊还慢条斯理地穿着丝袜,不理浩子的动作。

  「不是那只新药起效慢得死,是说这只威力加强版春药起效慢得死啊,晓丹穿着婚纱给你操还是旗袍?我操,已经换旗袍在操拉?晓丹这种大胸肥臀的穿着旗袍差点害我没忍住今天在她家就要她穿着旗袍给我口一炮,穿肉丝也是性感死了,下次要她和小蕊这婊子一起穿旗袍给我们一起操吧,嗯~ 对~ 小蕊先舔一下再含进去,对,这婊子刚开始给我口交呢,待会你过不过来,肥龙说操爽了小米再过来操小蕊,你过来的话看看能不能把小惠拉出来给肥龙玩玩,肥龙说小惠他女神啊,哦,不过来啊,那你记得早上早点跑,不要给人家老公发现了,哈哈~好那先这样,我这也得爽了。」浩子站在那里和阿珅通话中,而小蕊穿好丝袜和高跟鞋很自然地跪在浩子脚下开始口交起来。浩子十分有意地侧着身子对着镜头,这样就能拍到小蕊给他口交的全部镜头了。

  小蕊开始机械地来回舔弄着浩子的大鸡巴,浩子用手机拍着小蕊给他口交的样子他自己则是好像小蕊技术不怎样好的样子,小蕊的口交技术我自己觉得是一等一的棒的,每次小蕊给我口交我都忍不过五分钟,可是浩子应该不这样觉得吧。

  「小蕊,来,舌头再伸出点,用舌尖舔,对,手握着抬高鸡巴舔,好,用掌心摩擦龟头,对就是这里,另外一只手去轻轻按摩我的会阴处,对就是这样,啊~ 爽……」浩子在小蕊机械地舔弄吞吐他的大鸡巴一会后,终于忍不住开始教小蕊怎么去口交了,看来浩子的确不满意小蕊的口交,而我……我这时心中只是充满了一种莫名的色欲之心,想看见小蕊给浩子奸淫,看见小蕊疯狂性交的情景……我明明可以拉进度条,可是我却在这里一点一点得等着……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变态了还是本身自己就有很严重的绿帽情结,反正现在我心跳得很快很快……左手不停撸着自己的小丁丁……浩子站在那里不停教着小蕊口交的方法,十多分钟后,估计是站着太累了,浩子坐到床上,又口交了一会,浩子突然站起来走出镜头外,回来时手拿着一个什么一脸淫笑。

  「小蕊把这这个双震穿蝶穿上,好好玩的哦!」浩子把一个紫色的东西拿出来让小蕊穿上,我定格放大画面一看,差点没吐血。居然是一个蝴蝶之后上面有一个假鸡巴,带子刚好组成一条内裤一样,我明白这是什么玩意了。这是一个带遥控的情趣玩具,当初在一个成人论坛的帖子上见过,那个楼主还说搞得他老婆高潮不断,当时因为有图就多看了几眼,所以把这个东西记住了。除了那个假鸡巴能振动,蝴蝶的触角和那个弯弯的尾巴刚好能顶住阴核和菊花附近,两个马达一起振动,所以叫双震穿碟。我一看这玩意,顿时热血澎湃,小蕊要给浩子怎样玩弄?

  「我不会穿,我…我…我不想穿,怕疼,这么大,我想它插进去。」小蕊拿着那套双震穿蝶,双眼望着浩子拒绝着他的要求。

  「操,这药效是不是快退了还是怎样,他妈居然不听话了,操你妈的,叫你穿就穿!唧唧歪歪的!」浩子一把提起小蕊扔到床上,还甩了小蕊一巴掌,拿过那套双震穿蝶手忙脚乱地压在小蕊身上一边扯开她的内裤一边把那套双震穿蝶给她穿上。我都没有打过小蕊一次,浩子居然摔巴掌给小蕊,我这有点不高兴了,可是不高兴还不高兴,我却更加期待浩子怎样去玩弄小蕊,我明白我这是绿帽情结爆发了。

  「操,下面终于出水了,再玩你一会,包你待会求着我操你,小婊子看我今天把操死你,起来,跪着给我口交,爽了给你喂点养颜护肤的精液。」浩子不管小蕊给那只假鸡巴插入阴道引起的疼痛的惨叫连连,还要小蕊继续给他口交。

  小蕊不知道是怕浩子再打她还是药效还没有退,小蕊有点想哭的样子,眼睛红红的,不过还是听话地跪在地上给浩子口交起来。浩子一手拿着那个双震穿蝶的遥控器一手不停伸入小蕊的小礼服里面玩弄那只嫩乳,我能听到马达嗡嗡嗡的声音,证明小蕊下面正在受着前中后三路的夹击,不知道小蕊能忍到什么情度,我只是听见那马达嗡嗡嗡的声音不断加大,而小蕊身体颤抖的程度越来越大,呼吸声从缓慢到急促再到完全凌乱了,有一口气没有一口气的。

  刚开始还能帮浩子口交,到最后,已经完全是趴在浩子的大腿上,一只手扶着浩子的大鸡巴偶尔伸出舌头舔一下,其他时间都是不停地喘气,发出一声呻吟,喘气,发出一声呻吟。

  浩子不停地调节着振动的强弱,而小蕊在春药催动和情趣玩具不停折磨下,终于不管浩子的鸡巴开始不停地呻吟着了,一开始只是若有若无地嗯哼着,慢慢声调不断提高声音不断放开,终于变成了大声的呻吟。

  「小婊子这么快就爽到不会给我口了,哪能只有你爽没我爽的,让我操烂你的丝袜腿。」浩子看小蕊已经不能再给他口交了,把小蕊拉到床上推倒拉起小蕊的左脚把他的大鸡巴从丝袜的口子插入到丝袜和大腿之间开始操着小蕊的丝袜腿。

  小蕊丝袜的蕾丝边我目测有五厘米宽,而浩子的鸡巴插入去之后,从那蕾丝边的宽度来比较看,起码有十七八厘米,太他妈变态了,这鸡巴插入去小蕊能受得了嘛?我的小丁丁才8厘米!小蕊阴道8厘米之外的地方都是处女地啊!等等!那只假鸡巴最少都有10厘米长,就是说我小丁丁未插入过的处女地给一只假鸡巴给夺走了!我脑中飞快地想着的问题居然是这些,我突然有点莫名的性奋在涌动着。

  小蕊不停大声的呻吟着的同时,双手不停地抓着床单扭动着身体,而左脚死死地给浩子抱着。浩子抱着她的左脚一边吻着舔着丝袜包裹的嫩足和高跟鞋,鸡巴不断在丝袜和那有着嫩滑皮肤的大腿之间来回摩擦着,能看到那灰色的丝袜被鸡巴上小蕊的口水和浩子的分泌物渐渐地润湿了。浩子喘着粗气,动作越来越快,调节小蕊穿着那个双震穿蝶的节奏也乱了,小蕊给浩子这样乱调节着振动频率而变得更加躁动不安,时而高声呻吟时而只剩下喃喃细语一样,身体不断地在扭动翻转,可是左脚一直给浩子死死地抱着在玩弄。

  突然小蕊身体弓起来变得坚硬,大声地呻吟着,下体好像失禁一样喷出了水,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潮吹?!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画面,小蕊居然只是给一样情趣玩具就玩弄到高潮而且潮吹了!我不敢相信这画面,小蕊平时高潮最多就是死死地抱着我,而且这么多次性交才高潮了两次,而现在居然只是给一只情趣玩具就搞到了高潮,难道这真是浩子喂了春药的关系?

  我还在不停思索着但是浩子突然的吼叫打断了我,「我操你妈啊!居然潮吹了!想不到你他妈居然会潮吹!好久没有给这样玩就潮吹的婊子了!操!爽啊!」浩子也感到了意外,可他一边咒骂着鸡巴一边还不停在丝袜里面不停来回摩擦着,之后就射精了,看见白色的精液射在了丝袜里面,一些渗出了丝袜,里面一大片水迹,浩子射完,抽出那还半硬的鸡巴,跪爬到小蕊的头上,「操你妈的,给我舔干净了!太他妈爽了。」浩子一手拿着他的鸡巴不停地在小蕊的嘴唇边要插入去,可是小蕊这时居然死死地闭着嘴,就是不给浩子的鸡巴插入口中。

  「操你妈的,又开始不听话了,爽死你自然就开口了!」浩子看小蕊不肯给他口交,拿过拿过双震穿蝶的遥控器把振动频率调到最大,小蕊原本就还在高潮的余韵中,这样突然一阵猛攻,自然无法忍受,啊的一声还没叫出,浩子就把鸡巴插入了小蕊的口中。小蕊不停地挣扎着可是躺在床上的她给浩子死死的压着,鸡巴不停地抽插着一下又一下地插入小蕊的口中。我看着这画面,小丁丁早就在自己左手的撸动下射出了精液,感觉精液的量比平时还多好多,而且射完了,小丁丁居然比平时还硬,我真是服了我自己的变态,女友给人玩弄凌辱居然还这么兴奋,太变态了,可是那种比自己操着小蕊的兴奋的感觉太爽了。

  当我拿纸巾清理完自己的手,视频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我连忙点开第四个视频,只见视频一开始,浩子就已经在操着小蕊了,而且是手持着摄像机在拍着。

  小蕊躺在床上,体位不用说就是传教士位了,浩子一手拿着摄像机一手不停揉压着右边被拉开衣服的D杯嫩乳,小蕊侧着头呻吟着,原本盘在头上的头发已经散开,双手抓着床单由着浩子不停地操着。

  「小蕊,你除了男朋友,还有那个男人像我这样操过你?」浩子问到。

  「除…除了男朋友你是第二个这样操我的男人,啊…太深了…」小蕊一边呻吟一边机械地回答着,可是语气明显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呆了。

  浩子:「喜欢给男人操么?喜欢吃大鸡巴么?喜欢吃精液么?」小蕊「:「啊~ 啊~ 喜~ 喜欢给男人操,喜欢吃…啊~ 吃大鸡巴,精液~ 啊~ 精液不喜欢吃!」浩子:「不喜欢吃精液啊,那我不操你了好不好?」说完真的就停了下来。

  小蕊:「啊…别~ 不……不要停。」

  浩子:「想我不停啊,那你该怎么说呢?」

  小蕊:「我…我…我喜欢吃精液,快!快插进来!呜…啊……」浩子哈哈一笑再次抽插起来,小蕊则是满脸地满足了的神情。

  浩子:「都说你会求着我操的了,今晚好好操你,操死你!待会肥龙过来再一起操死你这个婊子!」这时摄像机给浩子扔到一边角度刚好在他们的斜后方,我看见浩子的大鸡巴不停地插入小蕊的阴道中,而小蕊那双丝袜脚死死地缠在浩子的身上,一只高跟鞋不知道去了哪里,另外一只那灰色的鞋面上有着一条类似精液流淌过的痕迹。

  浩子的鸡巴不断没入在小蕊的阴道中,估计已经插入我那未触及过的处女地了,只见浩子的的鸡巴出出入入带出各种分泌物因为摩擦而发白的泡沫附在小蕊的阴唇外,因为角度的问题,我只看见浩子不停这样操着小蕊到射精,而小蕊在这期间第二次高潮了。

  我看完这个视频亟不可待地点开了第五个视频。视频一开始,小蕊给肥龙抱着坐在沙发上,小蕊双手扶着沙发的扶手面对镜头,肥龙从后面操着她。

  肥龙:「小蕊,我的鸡巴大不大,小米说我的是牙签,气死我了,快说!我的鸡巴大不大?」小蕊:「呃…龙哥你的鸡巴,啊…啊…大,好大!好爽,插着我下面好舒服,好像什么在刮着我一样~ 啊~ 」浩子在画面外说着:「废话,小米那个不知道多少比我还粗的鸡巴插过的无底洞,你这个当然是牙签了,小蕊这个紧如处女啊,别他妈废话,快认真操,就怕你熬不住三分钟就射了,不过没事,我这有药,要就跟我说,别害羞,哈哈哈。」肥龙:「干你妹,小蕊下面好紧,刚才在小米那完全没有感觉,下面空空的,怎么都插不到一样,小蕊下面一插进去就好像吸着我的鸡巴一样,好爽,啊…不行了,射了!不戴套就是爽啊!内射他人女友就是爽!」浩子:「我操,你他妈新记录啊!九分钟,快让开,小蕊明显没满足,滚一边拍视频去,让我满足一下小蕊饥渴的阴道和子宫去。」肥龙把小蕊放到沙发上,双脚架在扶手上,小蕊只懂喘着气,耸拉着头,灰色的伴娘小礼服已经不能好好地遮挡身体,双乳右边裸露在空气中,左边也若隐若现地,灰色的丝袜已经各种水迹,高跟鞋的鞋面上有着不知道是精液还是其他体液的痕迹,头发凌乱不堪。

  浩子一手扶着鸡巴一手把小蕊的右脚一推开插进去早已经各种体液和精液流淌着的阴道里,开始抽查起来。小蕊给浩子已插入,抬起头又开开始呻吟着,慢慢地双手无力地抱着浩子埋在双乳之间的头,而浩子不停地换着抽插的速度和深浅,还叫肥龙拿了那个双震穿蝶过去给他当按摩棒用,不停地刺激小蕊的阴核和乳头,肥龙后来看不过去,拿着摄像机走到小蕊身旁开始要小蕊口交,我这看见肥龙的鸡巴,不长顶多和我一样八厘米左右,可是鸡巴上好像嵌着一堆树根一样的血管,怪不得小蕊刚才说什么刮着她。小蕊看见他的鸡巴想也不想就含进口中,开始吞吐着。

  浩子:「肥龙你什么时候又回去印尼做土着?有机会把那个小惠带出来给你玩一下啊,那个真是女神级的,不过最近阿珅十分迷恋她啊,不过没事,又有新的骚货能操了,我和阿珅已经搞到手了,还是一个警花哦,拍婚纱照穿着警服的,结果那个她那个傻逼教师老公,他老婆在影棚给阿珅操着时还在和我讨论怎么拍照,我也是服了我,越来越牛逼了。」肥龙:「我操,你们牛逼啊!除了小惠那样的女神级的,连警花都操了,就不怕怎么死都不知道。」浩子:「怕个鸟,那个小骚货,给我们搞上第二天就自己跑过来装模作样说要我们删了视频要我们负责,结果半推半就又给我和阿珅在影棚操了半天,还好那天下雨没啥生意,后来要小米给她化妆换婚纱操了一发,结果现在敢和她老公说有任务,晚上过来和我过夜,都不知道是不是本来就欠人操还是女警都有M倾向,喜欢我捆着她操,前天你回来前,我还在家里要她穿着警服给我干呢。」我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禁在想这伙人到底奸污了多少女人。

  肥龙:「我操,你们他妈还招人不,我回来给你们当打杂算了,对了,你们怎样玩过小惠啊,说来听听,好让我先爽爽。」浩子:「操,小惠能搞到手我当初都不敢相信,不过能操到就不管了,从影棚到游艇到酒店到KTV到阿珅家里都玩过了,印象最深就是在澳门,他妈给老黑给操了,那晚真是爽到不行,什么鬼婚纱礼服都换过,基本没睡,从晚上九点多一直玩到第二天七八点才送她回房间,当时还留下了她的内衣和丝袜做纪念呢,以为没什么机会再玩了,结果前段时间她老公住院了,我们知道后又玩了她一个月,她也厉害啊,能给我们操了一晚上第二天还去医院照顾她老公,有次带她去认识的那家KTV,模拟场景,婚宴后新娘给客人奸污,就那晚玩了一通宵,婚纱,伴娘礼服,旗袍晚装都换着来了一次,爽得我不行,阿珅却不知道是太爽射太多还是怎样,结果那晚后半段就看着我操小惠,笑死我了。」他们居然一边操着小蕊一边是无忌惮地讨论着怎样玩别人的新娘子,而我却有点想看看这个他们口中的小惠到底是何许人了,不过现在我还是看着小蕊给他们玩弄的视频而热血澎湃,又撸出了一发,我默默地扯出纸巾,默默地擦着手,画面中小蕊只剩下无意识的呻吟而机械地舔着肥龙的鸡巴,而浩子和肥龙还不断的聊着怎么玩那个小惠。

  从他们聊的内容上,我知道了小惠在哪里给阿珅和浩子玩过,玩过什么体位,玩过什么模拟情景,还知道小惠是半自愿地给他们玩弄,而我也越发想看看小惠这女人了。而且也知道了,小蕊是给晓丹哄着喝了他们兑了药的水才给他们操上的,在婚宴后就已经在酒店给他们口交了一次,之后才分开一个去了新娘晓丹家一个来酒店操小蕊。他们一边聊天一边操着小蕊,中间不是浩子操着小蕊就是肥龙操着她,他们两个人不停地换着花样玩着小蕊,哪一晚我不停看着那张光盘里面的十多二十个视频,直到自己的小丁丁完全不能勃起了才把光盘放回原地,而期间,我接到一个小蕊的电话,电话中小蕊说加班要通宵,可是我却听到嗡嗡嗡的马达声,那个声音我太熟悉了,那是双震穿蝶的马达声,我装着平静骂了她老板几句,之后就安慰她好好干,之后就挂了,而我心中却是更加的兴奋,小蕊今晚又给人操了,虽然有点醋意,可是那种快感却掩盖了一切。

  过了一个星期,小蕊又说要去加班还是通宵,而我也不做任何反对,只是安慰她,等她出了门,我又在床底下摸出光盘,而这一次光盘已经变成了两张,第二张上面写着,小蕊婚纱。那晚我看着小蕊穿着洁白的婚纱给阿珅和浩子奸淫的视频再一次打飞机到丁丁不能勃起为止,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小蕊就会需要通宵加班,而光盘数也越来越多,晓丹有时也会出现在视频里面,晓丹穿着婚纱小蕊穿着伴娘小礼服,给阿珅浩子和肥龙奸淫着,或者两人穿着旗袍或者小蕊穿着各种礼服,而且他们说过的那个警花我也看见了,穿着被修改过的了警服,超短的警裙配着吊带丝袜和过膝长靴上半身还是现在的制式警服,可是已经修改得十分贴身,那个警花和小蕊都这样穿着给他们奸淫和玩弄着,而我也期待小蕊的通宵加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