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女犬
美女犬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我坐起身子,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房间的沙发上,掀起身上的薄被。我居然一丝不挂,而且身上还有很多白浊干涸的痕迹。

  该死,怎么会这样?我这才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有些兴奋。昨晚明明是为了拿回碟子来的,怎么来了以后反而被他们玩弄了呢?我想起昨晚自己淫荡的样子,脸上火辣辣的,可是下体又不争气得开始发热了。

  不行,不能想,我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是庄严的女警,不能那么淫荡,我只是为了拿回碟子。我不断地这样告诉自己。

  还好,屋里好像没人。我站起身子,也顾不得全身赤裸了,赶紧跑到昨天换衣服的屋子。还好,衣服都在,只是上衣昨晚沾到了自己的排泄物,虽然干了,可是还是有一滩滩的痕迹。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我用最快的速度将衣物穿好,身上的那些干涸的精液我也管不了,只能回去以后再清理,幸好我今天休假,要不然我这个警队中的标兵就要第一次迟到了。

  回到客厅,看着那一片狼藉的沙发和地毯,我又回想起昨夜的疯狂,身体再一次的产生了反应。

  「你真是一条淫贱的母狗。」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恨恨的骂了一句。然后摇摇头,驱散自己的邪念。开始在客厅翻找起带子来。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我只能加快速度。柜子,壁橱,甚至沙发底下我都没有放过,虽然找到了很多日本的AV,可是就是没找到自己的碟子。

  找到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个抽屉发现了夹层,夹层里是一排排没有标签的刻录碟,只有些编号。做为警察的第一直觉告诉我,这些肯定就是林伟拍摄的影片。

  可是没有上面只有编号,我也不知道哪个是我自己的。眼光一排排的扫过这些碟子,发现排在最下面的有几张碟子连编号也没写。

  这些碟子估计就是林伟新拍的,还没来得及写编号呢。哼哼,林伟,跟我斗,你还太嫩,我这女警官可不是白当的。

  我赶忙将这些没有编号的碟子拿出来,打开电视和影碟机,随便塞进去一张就播放起来,还不忘将音量调到最小。

  我不知道林伟和姗姗去干什么去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出现,只能一直用快进播放。

  真不知道林伟是干什么的,这些碟子里拍的东西,比起那些日本AV也不遑多让。里面的女人也不止姗姗一个,长的也都不错。而且都是无码的。虽然我是快进的,可是仍然看的我血脉贲张。特别是里面有一幕,一个女人被好几个男人围在中间,她身上的凌乱的护士装已经被那些男人撕扯的破烂不堪,而且浑身上下沾满了精液,即使这样,这些男人还没有放过她,她的小穴和屁眼还有嘴巴已经被周围男人的阳具塞的满满的。

  那女人长得不错,身材也还可以。我调回普通的播放速度,开始津津有味的观看了起来。

  如果我是那个女的该多好啊。这个想法把我吓了一跳。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的处境。

  不行,还是要赶紧找到自己的碟子。我有开始快进起来。

  终于,还剩三张碟子的时候,我发现了自己被拍的碟子。赶紧塞进自己的兜里,犹豫了一下,把那刚才那个女护士的碟子也一并装进了兜里。

  就在我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林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我的身后。真该死,刚才看碟子的时候,自己太投入了,连背后多了个人都不知道,这要是被警队的同事知道了,还不得笑话死我。

  「林伟,你的收藏真的很不错呢。」哼哼,碟子我已经拿到手了,就算你想来硬的,我的搏击可不是白练的啊。

  林伟的表情还是很轻松,只是微微顿了一下,看他身上穿的睡衣,应该是刚从楼上卧室下来。

  「紫莹母狗,昨天不是教过你要叫主人么?」林伟不紧不慢的在沙发上坐下。

  「哼,碟子我已经拿到了,你要挟不了我的。再见。」再次被叫做母狗,我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还是赶紧离开,跑的远远的。下定决心,我就转身往外走。

  「嘛嘛,紫莹宝贝,那张碟子我本来就想送给你的,坐下来喝杯茶再走嘛。

  好歹昨晚也是我救了你啊。」

  他难道还以为我会像昨晚一样被他的花言巧语所打动。

  「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我很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又恢复了女警的本色。虽然只是交警。

  「我可是为你好哦,来,坐坐,我们一起看看昨晚拍的新片。」林伟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样子。

  什么?新片?难道昨晚在客厅的那些疯狂游戏都被拍下来了么?不会啊,那会儿姗姗和林伟都在和我做那事。没有见他们拿DV啊。

  我不敢贸然离开,但是也没有乖乖的坐回沙发。只是站在原地,打算看看林伟会玩什么花样。

  林伟没有管我,只是自顾自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碟子,放入了DVD影碟机中。

  天哪,这是什么?

  电视中的自己浑身粘液的躺在地毯上,其中有林伟精液,也有我自己和姗姗的淫水。而林伟和姗姗在旁边不断的摆弄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被他们不断的摆成各种淫荡的姿势,而且林伟还拿来我的证件,放在我那被姗姗扒开的阴道和屁眼旁边。林伟还时不时的把他的阳具插进我的嘴里和阴道里。最主要的是,这张碟子拍的太清楚了,连我的阴毛,都可以一根一根看的很清楚。

  中心绿地那张碟子还好,光线较暗,不是很清楚,可是这张碟子拍的太清楚了,如果流传出去,我真是百口莫辩啊。里面我的长相,我的证件都拍的一清二楚啊。特别是自己被阳具插入的丑态也被拍了全景,而且林伟还专门把我的脸扭了过来正对着DV。

  怎么办?怎么办?对了,要是论我的自由搏击,在整个警队中,连很多男警察都不是对手,对付个林伟还不是绰绰有余,对,我要把碟子抢过来。想到这里,我飞身跨过沙发,直接扑到影碟机前,将碟子退出来,牢牢的抓在手里。

  想象中的林伟的阻挡没有出现。难道他自知打不过我就放弃了?不对,要是他知道打不过我,就不应该让我知道有这张碟子。还是真像他说的那样,他们只是想让我加入,并不想为难我?

  我转过身看着林伟,将手中的碟子攥的紧紧的。林伟还是微微笑着坐在沙发上。

  「呵呵,不用急,小心摔着,真不愧是女警啊,身手就是不错。我一直都想养一条真正的女警犬,没想到上天就让我遇见了你,放心吧,那张也是送你的礼物。」我有点弄不清林伟的意思,不过看他完全没有动作,所以身体稍稍放松了下来。

  「林伟先生,请你不要再对我在这样说话,否则我会以侮辱人民警察的罪名将你拘捕。」「昨天晚上不是还好好么?今天这是怎么了?」听他说起昨晚,我脸上不由一红,想起昨晚自己疯狂淫荡的样子,我连忙把脸转过一边,不敢正视他。

  「咳,昨晚是昨晚,今天我想结束这个游戏。可以了吧。」「这样啊?那就太遗憾了,你多有潜质啊。我又不喜欢使用暴力。看来只好放跑你这条母狗啦。」林伟一边说,一边还微微叹了口气。

  听他这么说,我松了口气。也不去计较他对我的称呼了,赶忙就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回去还有好多事要做呢,林伟可是射在里面了啊,要是怀孕了怎么办啊?

  「骗你的。」就在我打开门要出去的时候,背后又一次传了林伟的声音。他的这句话仿佛有魔力一般,让我直直的定在了那里。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一点点的扭过头来。

  「唉,还是女警官呢,怎么这么笨啊?」林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道,:「这么好的片子,我怎么可能没有备份呢?你这么好的玩物,我怎么舍得就这样放过呢?」林伟此刻还是微微笑着,语气也很平静,好像他所说的是很平常的事情一样,可是听在我耳里,更像是恶魔的声音。

  完了,完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玩了这么多年的暴露游戏,我终于受到天谴了,看来是没法摆脱他的魔爪了。而且他既然敢说出来,肯定是有信心让我找不到了。一直以为他为人还不错,没想到到了这时候他才露出獠牙。

  想到这里,我颓然跌坐在了地上。

  「呵呵,小狗狗,不要担心啊!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好好的做我的美女警犬,我保证不会把这些东西泄露出去的。还会让你享受很多前所未有的刺激哦。」恶魔林伟仿佛看透了我的想法般,还向我抛出了堕落的诱饵。

  我还能怎么办?思前想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先屈从于他了,以后再想办法摆脱他的控制吧。

  「你不会让别的男人碰我吧?」想起刚才影片里的那个护士,我连忙补充道。

  「怎么会呢?我可舍不得啊!你是只属于我的警犬哦。像你这样条件的优秀的母狗,可是万里无一啊。」说着,林伟就要过来扶我。

  现在只能选择相信他了。我避开了他的手,没有让他碰我,看来我还是有些排斥他。虽然我喜欢玩暴露,玩刺激,把自己当母狗,可是我喜欢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被人玩弄可就是另一码事了。

  「今天有什么安排么?」林伟也不介意,只是淡淡的问道。

  难道他还要玩,这可是大白天啊。我现在思绪非常混乱,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是我还是想先离开这里,然后好好整理一下思绪,才能静下来想想怎么样摆脱他的控制。

  「没事,不过昨天你射在那里了,我害怕自己那个了。所以要回去处理一下。」说到后面,我自己都听得不太清楚了。几乎是咕哝着说完的。怎么说出这么个烂借口啊。

  「啪」的一声,屁股被打了一下,吓的我还跳了一下。

  「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是我的母狗,该怎么称呼我?」「是,主人!」犹豫了一下,我还是说了出来。

  「乖,这才是好狗狗,这是奖励。」林伟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丢给了我。

  「这是什么?」我拿起瓶子看了看,上面的标签全是英文的,我看不懂。

  「啪」屁股上又挨了一下,我立马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请问主人,这是什么?」

  「避孕药啊,而且100%有效,还没有副作用。」林伟很满意我的表现,所以很耐心的解释给我听。

  「快点吃啊。」他居然还给我端来一杯水,看来他还是个很体贴的男人嘛,不过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啊,万一这瓶子里装的是奇怪的东西怎么办?

  「怎么?你还怀疑主人么?」林伟看我还在犹豫,就板起脸来。

  想起自己被拍的那些碟子,我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好接过水,拿出颗药丸吃了下去。

  「母狗,去洗个澡吧,一会儿带你出去放松下。」林伟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门,我点点头,走进了那间房子。里面是个浴室,我仔仔细细的将整个浴室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安装摄像头,才开始脱衣服。刚把衣服脱完了,外面的门被打开了,林伟走了进来,还拿着一个塑料包。我下意识的就拉了一条浴巾挡在胸前。

  「你那衣服穿不出去的,穿这件吧。」林祥淡淡的说完这句,就转身出去了。

  我飞快的将身上的那些痕迹冲洗干净,尤其是阴道和屁眼里面,我都用手尽量搓洗了,搓着搓着,又来了感觉。哎,我的身体真是太淫荡了。忍住了强烈想要手淫的冲动,将身体清洁完毕以后,我盯着林伟拿进来的塑料包。里面会是什么呢?不会是奇怪的东西吧。我一边想着,一边打开那个黑包。

  居然是套警服。而且还有肩章、臂章一应俱全,连警号都有,只不过警衔只是一级警员。等我把整套衣服拿出来以后才发现,这还是套夏装,下身是条及膝的裙子。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不过白天还是比较热,穿裙子应该不奇怪吧,算了,不管那么多了。我自己那套衣服,上衣沾满了自己尿液的痕迹,而且离近了还会散发出阵阵怪味。

  检查了一下,衣服上没有什么古怪,我才放心的穿上自己的内衣,然后将林伟拿进来的警服穿上。

  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林伟正在看电视。还好,不是什么限制级的东西,只是普通的电视节目。

  我捧着自己的警服,还有昨天执勤时候佩戴的皮带、证件、以及警棍之类的东西。就站在林伟身后,也不吭声。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洗完了?」

  「嗯,主人。」我以略微带点生气的口吻说道。

  「你那些警棍、皮带什么的还是你自己戴上吧。还是说你想把这些放我这里?」林伟懒洋洋的说道。

  戴副眼镜,长的还斯斯文文的,内心却是个恶魔。林伟啊,你真是个斯文败类。

  我也不答话,只是将皮带扎好,然后将对讲机那些的都戴好,证件我没有夹在胸前,而是装进了兜里。反正他也没反对。

  等我收拾完毕了,林伟才懒洋洋的起身去换衣服。他会带我去哪里呢?希望只是出去转转就好。这大白天的,要是他让我做一些暴露的事情,被人发现的话我就真的完了。

  很快,林伟就换好衣服下来了,一身休闲装,非常普通的样式,街上一抓一大把呢。他手里还拿着一件风衣,比昨晚姗姗穿的还长一点,刚好能把我现在穿的裙子盖住。

  林伟把风衣递给了我,我接过来穿在身上。还算比较合适,我现在全副武装,要是被同僚问起来就麻烦了,正好需要件风衣遮盖起来。然后林伟又递给我一副大大的女式墨镜。

  「放心吧,我也不希望你有麻烦,那样的话,就不能做我美丽的警犬了。走吧。」林伟说着就打算开门出去。

  「去哪里?」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后面加了句。「主人。」「先去吃个饭,然后去游乐园玩,好不好?」林伟一脸微笑,还冲我扮了个鬼脸。

  「干嘛去那里?小孩子才去的地方。」我很自然的就接了这么一句。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处境。现在的我是没有权利反驳林伟的。

  「哎呀,我可是好心啊,我想着你平时一定很辛苦,所以想让你好好放松一下而已。」说完,林伟做了个很受伤的表情,直接就出去了。

  我差点被他逗笑,不过还好他没看见。忍住了笑,戴上墨镜,我也赶紧跟了出去。

  林伟确实很有钱,他居然有好几辆车,不过今天他只是开了辆普通的别克,坐在车里,我们都没有说话。

  午餐是在一间五星级宾馆的餐厅吃的。我也确实很饿,昨晚高潮了那么多次,我急需补充体力,反正这种地方不是我们小警察能来的,也不怕遇见熟人。更何况我还戴着墨镜呢。

  整个吃饭的过程林伟都很安静,也没有让我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他看我的眼神,让我心里发毛,可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那里。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我也只能任由他看。反正只是看看。

  吃完饭,我们就开车来到了S市最大的一座公园,它坐落在市郊,一半是游乐场,另一半属于那种自然风景景观。

  让我意外的是,姗姗居然已经在公园门口等我们了,还是昨天那件风衣,只是不知道今天她是不是也是里面什么都没穿。反正从她胸前的V字形开口,我只看见一条项链,其他的什么都没看见。真的好厉害,从那开口我都能看见乳沟了,我有点佩服她,我以前玩都没有尝试过这种程度的暴露。

  姗姗还挎着包,不知都里面装了些什么。

  进了公园,林伟问我想玩什么。我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所以没敢接话。

  只是摇了摇头。

  「你不说啊,那我说吧,先去做摩天轮好了。」林伟直接决定了。

  呼,还好,是摩天轮,不是去那些太偏僻的地方,摩天轮附近的人也多,相信林伟也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

  今天虽然是我的休息日,可是其他人还是在照常上班,所以今天公园的人不是很多,摩天轮也没有人排队,要是周末的话,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才能坐上。

  买了票,我们乘上一个座舱。这个摩天轮本来就是小座舱式的,而且今天也没什么人。所以,这个座舱就等于被我们包了。座舱就像一个横着的圆柱体,只有两边安装了门和窗户,其他地方都是封闭的不透明的。看到这个座舱的结构,我突然感到一丝不安,我明白了林伟的意思,恐怕他要在这里折磨我了。

  看了看窗外,我们的座舱已经渐渐离开地面了,想跑也是没有用的了。而且我能跑么?要是我现在跑了,他肯定会把我那淫荡的样子上传到网上。

  微微叹了口气,我只好坐回座位,低下头,等着悲惨命运的降临。

  「紫莹,我看你刚才一直盯着我看,是不是想知道我里面穿没穿啊?」姗姗开口说话了,她和林伟一起坐在我的对面。

  我抬起头一看,惊得我「啊」的叫了一声。姗姗里面穿了,不过和没穿没什么区别,她全身上下全部也就是几条带子而已!胸前的两条带子一上一下将那一对C杯的丰乳紧缚在胸前,然后在两个乳房中间交汇,她的胸本来就不算小了,被两条带子一勒,更显得挺拔。另外两条带子从腰部延伸出来,顺着腹股沟一直延伸到她的胯下,并汇合成一股,她的小穴里还插着电动阳具,电动阳具的尾端固定在胯下的带子上。不过好像没有打开电源的样子。

  姗姗好像是怕我看不清一样,居然将整个风衣都脱了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够骚啊,比我还敢玩。曾经,我以为我很厉害了,没想到比我更厉害的都有。

  我赶紧向两边窗外望了一下,生怕被人看见,还好,因为是市郊,周围没什么高层建筑,就算有也离的非常非常远了,应该看不见。我轻轻呼了一口气,将目光又挪回姗姗身上,这时,这个淫贱的女人已经把屁股撅起来对着我了,原来她前面的几根带子在背后链接在同一条带子上,被圆环固定住,背后的这条竖向的带子又在胯下和前面的带子连成了一股,正对着她肛门的部位也有一个和小穴处一样的圆形固定座,想必是她的肛门里也插着按摩棒的吧。

  看着她的这身打扮,我又是害羞,又有点羡慕。我低下头,又不停的用余光看着姗姗,她还不停的摆出很多下流猥琐的姿势,我不禁开始幻想自己穿上这种服装的样子,这一想不要紧,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感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

  看来我的淫荡也不输于她啊,想到这里,我在心里还小小得意了一下子。

  「脱衣服。母狗!」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抬起头来,发现林伟和姗姗都盯着我呢。姗姗已经坐回了座位上,只是还没有把风衣穿起来。

  「没听见么,母狗,主人叫你脱衣服呢?」姗姗一边抚弄自己的乳头,一边对我说道。

  「在这里?」林伟的脸板了起来。虽然看着姗姗玩的很爽,可是让我大白天的在这种地方脱衣服,我还是不敢啊,但是一想到如果不按照林伟的话去做,自己昨晚的淫荡表现就会曝光,强烈的羞耻心和对林伟的惧怕,让我一时犹豫不决。

  「母狗,你不听主人的话么?昨晚在绿地那里你可是胆子很大啊?又是手淫,又是排尿的。可是淫荡的很啊。怎么今天不敢了?」林伟的表情又放松了下来。

  只是嘴角浮起了一丝戏谑的笑容。

  这个混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的表现,我的下体更热了,感觉淫水流的更多了。

  「那是……那是……」我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你不是喜欢露么?喜欢当狗么?喜欢趴在地下让别人看你下贱的骚穴和屁眼么?」林伟不给我说话机会,一步一步的紧逼道。

  「不是的,我……我……我不喜欢那样。」我低下头,羞得不敢看林伟,这句话说出来我自己都不信。

  林伟的手突然从裙底伸进了我的两腿中间,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林伟的手已经隔着内裤摸到了我的小穴。

  「啊!」被林伟突然袭击,我浑身哆嗦了一下,两腿不由自主的夹住了林伟的手臂。

  「啧啧,还说不是。」林伟抽出了手,摆在我面前,上面已经沾满了我的淫水。「看看,都这么湿了!」林伟一边说,还一边把手放在姗姗面前,让姗姗看。

  我已经羞的无地自容了。只是低着头,不敢看他们。

  「赶紧脱,你这条下贱的母狗。还是说,你希望你昨晚的那些事情被我公布出来?」林伟微微笑着。「是发到网上呢?还是打印出来,贴到你们交警大队的门口呢?」「不要,求求你,不要,我什么都听你的。」在林伟的威逼下,我终于选择了妥协。

  朝窗外望了一下,我们的座舱已经快到顶了,还好,没有人能看到舱内的情景。我开始缓缓的解开扣子。

  「你这样慢慢脱我也没意见。只是等你脱光了,刚好回到地面,被下面的人看见了,估计更好玩。」林伟没良心的说着。

  一想他说的也有道理,我赶紧加快脱衣的速度,可是因为紧张和恐惧,我的手不停的在抖,速度也没加快多少,等我颤微微地把最后一条内裤脱掉的时候,扭头向外面扫了一眼,我们的座舱又走了四分之一的距离,居然快接近地面了,我赶紧找衣服,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都被姗姗收进了她的包里。

  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被下面的人发现了我就不用活了,而且就算死也会被人骂做母狗和贱货的。

  对了,还有风衣,我赶紧将风衣穿上,然后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此刻的我,头上戴了顶警帽,身上裹了件风衣,脚上穿着我的低跟皮鞋,除此之外,在无一物。

  姗姗也穿好了风衣,又坐回了原处。看到她胸口露出的乳沟,我想起自己现在也是一样的,而且我的胸比她的还要大,那乳沟岂不是更明显。可是没有办法,我只好,背靠着门的一边,紧紧贴着舱壁坐着。

  林伟一直默默不语的看着,等我坐好了,他才伸手过来,将我身上风衣的下摆分开,我不答应,想用手死死的拉住。

  「你要是再不听话的话,我就让下面的人都知道这里坐着个变态的淫荡女警,居然一丝不挂的来坐摩天轮。」林伟凑近我耳边小声的说着。听了他的话,想象着自己被一群人围在中间观赏,辱骂。我再也没有反抗的勇气了。

  林伟拉开了我风衣的下摆,又把我的双腿分开,我只是条件反射性的双腿夹了一下,就任由他摆弄,风衣被我压在屁股下面的部分也被他抽到了后面,一条腿还被放在了凳子上,另一条腿则紧紧的贴着舱壁。这样,我的阴部就整个的暴露了出来。

  我那圆润丰满的,又富有弹性的美臀就这样直接坐在了冰凉的凳子上,刺激的我的肛门一阵收缩。

  我偷偷瞄了外面一眼,发现马上就要到底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要是被人发现我该怎么办啊?

  林伟开始玩弄起我的小穴,他用两手将我已经沾满淫水的阴唇左右分开,藏在里面的小穴就这样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我闭起眼睛什么都不敢看了。突然我感觉林伟的手指插入了我的阴道。

  「还说不是,看看你这骚穴都湿成什么样子了啊?快,张开眼睛看看的。」林伟一手掏弄着我的阴道,一手把我的头按下来。

  我张开眼睛才发现,随着林伟的掏弄,我的淫水已经流到了凳子上,沾湿了一大片。

  「你真是一条淫贱的母狗啊,这还没被人插呢,都湿成这个样子。」林伟一边调笑我,一边把我风衣的上身也拉开,我不敢反抗,只好任由他将我的风衣打开,两颗34D的丰乳早已经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之中,而乳头早已经挺的发胀了。

  「你是不是淫贱的母狗啊?」

  「是,我是淫贱的母狗,主人。」我只能尽力配合着林伟的玩弄,以便早点结束这个游戏。可是当我自己说出自己是淫贱的母狗时,那种羞耻心又一次给我带来了快感。下身忍不住一阵耸动。似乎在迎合林伟的手指一般。

  「哎呀,真厉害,都开始吸我的手指了。你的骚穴是不是喜欢被人插啊?」「是,主人,我的骚穴喜欢被人插。」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我回答的居然如此顺畅,如此配合。羞耻心在一点点的减退,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快感。

  「是不是喜欢让人看你的骚穴和屁眼啊?」「是的,主人,我喜欢让人看我的骚逼和屁眼,喜欢被人当做母狗玩弄。」等说完我才惊醒过来,我都在说什么啊?还没等我想清楚,刚复苏的理智又被新一波的快感吞没了。

  我是被逼的,我只是被林伟逼的不得已才这样的。我不停地这样告诉自己,可是连我自己的觉得没什么说服力。

  我们前面只剩一个座舱了,我再次闭起了眼睛,不敢再看周围的情形。此刻我的心里充满了耻辱、恐惧还有兴奋。我知道外面有工作人员,还有游客,而且还是大白天,离我们最近的人只有5米远,只要他稍微靠近点,就可以看见一个几乎全裸的女警官在摩天轮的座舱里被人玩弄下体,而且这个女警官还快感连连。

  想到这里,强烈的快感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下体,溢出的淫水反而更多了。

  我听见有「咔嚓」「咔嚓」的声音,可是我不敢睁开眼睛。因为林伟的手还在插弄我的骚穴,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摩天轮停下了,林伟的手仍然在继续的插弄我的骚穴,时不时还抠弄几下我的肛门,而我还在不停的摆动腰肢迎合着他的插弄,甚至为了配合他的玩弄,将腰往下沉一些,将胯部往前送了一些,以方便他抠弄我的屁眼。

  完了,我的人生完了。以后,我只能成为被人包养的禁脔吧,估计我连禁脔都不是,只能成为一条被人随意玩弄的母狗吧。

  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我想象中的惊呼。难道我没有被人发现?想到这里,我不禁又鼓起了一丝勇气,慢慢的张开了眼睛。

  我们的座舱已经在离地两三米的高度了,停下的是我们后面的后面那个座舱。

  「呵呵,吓坏了吧?母狗。」林伟洋洋得意的笑道。「这是对你今天不听话的惩罚。」他一边说,一边将手从我的阴道里抽出,放在了姗姗的面前,姗姗毫不犹豫的就张嘴开始吸允林伟的手指,那可是有插进我肛门的啊。

  吐了一口气以后,发现自己的心情还算平静,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被发现还是不希望被发现。

  「咔嚓」又是一声。我这才看见姗姗的手里拿着一部数码相机。原来刚才的声音是她弄出来的啊。

  摩天轮又开始动了起来。

  「放心吧,刚才我买了九张票,总共坐三轮。已经给工作人员打过招呼了。

  他们不会打扰我们的。」

  我没有接话,只是低下了头。

  「怎么,难道你这条淫贱的母狗还想让下面的工作人员来操你?」「不是的,不是的,主人。」我急忙辩解道。顺便将两腿并起来,将风衣拉好。只是身体还处在兴奋状态,我只好不断的摩擦双腿,微微的扭动屁股,靠摩擦来暂时缓解一下骚穴的空虚。

  「主人,你看,这条母狗真的好变态哦。刚才到底的时候,外面那么多工作人员,你看她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原来姗姗再让林伟看数码相机里的照片。

  林伟拿过数码相机,把显示屏对着我面前。让我看里面的画面。

  这是我么?照片里的女人,几乎全身赤裸,两条腿分的开开的,阴户打开,阴道里还插着几根手指,双手还抚弄着自己的双乳。凳子上那一大滩淫水因为反光,格外的清晰。都顺着凳子边开始往地板上流了。特别是那个女人的表情,双目微闭,双颊嫣红,一副非常陶醉的神情。

  这个如此淫荡的女人居然就是我。我有点不敢相信。可是体内的空虚却显得更加强烈了。我不禁加快了自己摩擦的速度。但是想到又被林伟拍下证据了,看来我注定是逃不出林伟的魔爪了。

  「你还真是敏感啊,这么一副淫荡的身体,居然拥有者是一位端庄美丽的女警,还真是很神奇哎。你说是不是啊?小莹莹?刚才我可看到了哦,我把手指都抽出来了,你的小洞洞还在一颤一颤的合不拢呢。」「是的,主人,我是一个淫荡的母狗,不配做警察。」都说了这么多次了,也不在乎多说这一句。只是我自己心里清楚,被逼只是借口,现在的我开始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不不,你怎么会不配做警察呢,记住,你是一条淫贱的美女警犬,是只属于主人我的美女警犬。」「是的,主人,我记住了。我是一条淫贱的美女警犬。」这种羞辱自己的快感太棒了。让我开始感觉到了兴奋。

  「早知道你的身体这么敏感,这么淫贱的话,昨晚就不给你下药了?」林伟微微叹了口气。

  「什么?」犹如晴天霹雳的一句话,让我定定的坐在那里。「什么时候,你什么时候给我下药了?」「就是在绿地啊,在你的警车盖上扒开你的骚穴的时候,我就抹上去了啊。」林伟洋洋的第一的说。

  天哪,怪不得昨晚我那么容易被欲望支配,原来是被下药了。要是没被下药的话,昨晚我去了以后,将碟子抢回来,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想到这里,我心里泛起了一丝颓然。没有如果啊,现在再怎么样也无法挽回了。

  「那我刚才的反应不会也是药的作用吧?」直到此刻,我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淫荡的本质。

  「哈哈,母狗!怎么对主人说话呢?是不是还想被惩罚啊?告诉你,我今天是心情好,所以刚才那样只是算不上惩罚的惩罚。如果你以后再不听话的话,哼哼。」「对不起,主人,请问刚才我……那样……也是药的作用么?」我只能恭顺的又问一遍。

  「放心吧,昨天的药只是催情用的,真正起作用的还是你自己淫荡的本质啊。」我的心沉了下去,看来我怎么也甩不去淫荡的标签了。

  「别愣着,出来了,当然要好好的玩玩了,快点,把衣服脱了。」林伟特别在玩玩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不清楚是被逼的,还是我内心里已经接受了母狗的身份,我竟然没有兴起一丝反抗之心,身体本能的就按照林伟说的去做了。

  就这样,除了一顶警帽,和一双皮鞋,我就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坐在摩天轮的座舱里,身体在微微的颤抖,说不清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羞耻。

  「这样才乖嘛,打开双腿。把双腿放在凳子上,就像昨天在绿地那样。」我乖乖的按照林伟的指示去做了,两颗乳房被双腿夹在中间,显得更加的饱满。我还特意将自己的两片臀瓣向外掰开。让自己的骚穴和屁眼能够更加方便的呈现给面前的观众。

  林伟从包包里翻出了我的证件,用固定证件的夹子夹住了我早已突起的阴蒂。

  突然遭受这么强烈的刺激,我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还好,塑料夹子上没有齿,只有几道防滑槽。

  快感一波接一波的袭击着我的神经。林伟又拿出笔来,在我的阴部周围写了起来。由于角度的原因,我看不见写的是什么,只是笔尖在我敏感的肌肤上划过的时候,刺激的我一抽一抽的。阴道里愈发的觉得空虚了,想用手去抚弄,却又想到自己的母狗的身份,不可以违背主人的命令,只好就这么忍着。

  终于写完了。我微微松了一口气,只是淫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向外溢出。流过了股沟,流过了我的屁眼。因为这个凳子很浅,我的屁股现在基本是悬空在外的。淫水流过屁眼后,就顺着屁股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下,场面格外的淫靡。

  「姗姗,来读一下。」林伟炫耀似的对姗姗说道。

  「这是淫贱骚母狗的骚屄和屁眼,请大家随意享用。哈哈,真是太适合她了。」听着姗姗的羞辱,我心里没有一点恼怒,只有略微的羞耻和更多的快感。写的一点都没有错啊。我居然很认同。看来我真是一条不折不扣的淫荡母狗啊。

  「好了,放下腿吧,还是说你想被下面的工作人员发现,然后让他们满足一下你那饥渴的骚穴呢?」被林伟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们的座舱又过顶了,开始往下走了。

  林伟拿出一套和姗姗里面穿的差不多的衣服交给我,在姗姗的帮助下,我才将这特殊的衣服穿上。不过林伟没有给我插入电动阳具,我的阴道里依旧感到无尽的空虚。

  林伟又拿出一件特制的衬衣给我,这件衬衣领子袖子都和一般的没有区别,只是身体部分,只到锁骨下面一点,就没有了。我按照林伟的要求穿上衣服,内衣当然都没有穿了。而且裙子也没有给我,还好,风衣留下了。

  林伟还用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小剪刀,在我制服上正对着左乳头的地方开了个小洞,然后将我的证件后面的夹子塞进了洞里,夹住了我的乳头,开始略微感觉到疼痛以后,我竟然觉得身体有了快感。

  两条皮带将我的胸勒的更加挺拔了。如果我穿着风衣的话,可能别人看了觉得我和进来的时候一样,只是他们想不到风衣里面,我的下身几乎一丝不挂,上身的制服内也是真空状态吧。

  我们没有坐第三次,林伟招手示意工作人员停下了摩天轮。走出了摩天轮,被风一吹,我感觉自己的双颊火辣辣的。因为没有裙子和内裤,风直接灌进了风衣,吹在了我的小穴和屁眼上。害的我的小穴和屁眼一阵阵的收缩。身体好像又有感觉了。

  这样大胆的暴露我还是第一次尝试,更何况是在游乐园这种人多的场合,还是白天。放在以前,我是不敢想象的。想到这里,身体又渐渐的兴奋了起来,骚穴也开始分泌淫水了,我可以感觉到有几滴已经开始顺着大腿往下滑落了。要是被人看见了,会不会认为我失禁了呢?

  想起失禁,我突然觉得自己想尿尿。

  「主人,我想小解。」我真的很想直接冲到附近的厕所,可是不行,因为还有主人在。如果我现在跑掉了,那么以后不知道还要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所以我只好靠近他耳边,小声的询问道。

  「稍微忍一下吧。」林伟说完就和姗姗往前走,我没办法,只好跟了上去。

  大概走了十多分钟,已经进入了景观区的部分。因为要贴近自然,所以这里种植了很多树木花草。

  林伟不说话,我也不敢多问,不过幸好我还忍得住。

  就这样跟在林伟后面七拐八绕的,我们来到一片树木繁茂的地方。周围别说人了,连个路都见不到。

  「把风衣脱了。」他要干什么?我还是犹豫了一下,最终,我还是乖乖的将风衣脱了,露出里面那羞人的装扮,两条腿的内侧已经沾满了淫水。有的都流进鞋里了。没想到姗姗也脱了风衣。然后爬了下来。就像狗一样。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衣服也脱了吧,母狗。」我知道这是对我说的,因为只有我还穿着制服,姗姗里面本就是几乎一丝不挂。

  我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因为没有乳罩的衬托,走路的时候两个乳头在衣服上来回摩擦,现在都已经充血发硬了,高高的翘起在丰胸之上。

  「等等。」我已经把衣服的扣子全部解开了,正要往下脱,被主人叫住了。

  主人将我的衣服从两边拉到背后,然后在背后将扣子系上了。

  「趴下吧。母狗。」我乖乖的学着姗姗的样子趴在地下。

  主人又去将姗姗胯下的皮带松开,拔出了电动阳具,姗姗的小穴早已是一片泥泞了,连屁眼上都沾满了水渍。

  回过头来,主人又将我的皮带松开,虽然没插电动阳具,可是我的骚穴也是湿的一塌糊涂。

  「可以了,尿吧。」林伟站在我们身边,拿着数码相机,看来又要拍照了,我心里早已兴不起一点反抗了。可是现在这样怎么尿啊?

  「你是一条母狗,要用符合母狗身份的排泄姿势哦。母狗。你看人家姗姗,多听话啊。」林伟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指着姗姗对我说道。

  姗姗爬到一棵大树下,将左腿高高的抬了起来,然后一股尿液,从她阴唇的唇缝中喷薄而出。哗啦啦的激射在树干上。

  我这才明白什么叫做符合母狗身份的排泄姿势。我开始动摇了,本来以为经历了昨晚和刚才的事情,我已经成为了一条淫贱的母狗,可是这个样子排泄也太丢人了。我实在无法鼓起勇气。

  「还等什么?你不是尿急么?去啊?昨晚你尿的不是很爽么?」林伟在后面打了我屁股一巴掌,不是很重,可是这一巴掌让我的尿意更盛了几分。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乖乖的朝一棵树爬去。想象着从背后看自己的身影,一个美丽的女警,几近全裸的撅着丰满浑圆的美臀在地上爬行,两个大奶还在胸前一荡一荡的,恐怕是个男人都忍不住这种诱惑吧。估计要是被其他男人看见的话,他们马上会跟疯了一样扑上来,将我身上的肉洞统统插满,最后再灌满他们的精液吧。不知道我会被他们操多少次?一次?两次?还是操到我死去活来呢?这一刻,我居然想起了影片里的那个护士。

  因为重力的原因,两颗丰满的乳房挂在胸前前后晃荡着,有些长的高点的草甚至能划过乳头,又给了我深深的刺激。我骚穴里喷涌出的淫水也越来越多,就好像用手堵住尿道口小便一样。

  我终于爬完了这短短的不到5米多的路程。但是我感觉好像过了很久的样子,身体因为兴奋,有点用不上力。费了好大的劲,我终于将自己的左腿抬了起来,还抬的高高的,架在了树干上,可是想着被人看着,还是用这种姿势,我始终尿不出来,尽管我的尿意很强烈。

  姗姗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身后,开始用舌头舔弄我的小穴,还偶尔用牙齿咬住我的阴唇撕扯,她的手还不断的搓弄我那突起的胀的紫红的阴蒂。强烈的快感一波一波的侵袭着我的全身。我的双臂已经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气,前身彻底伏在了地上,地上的草,扎的我的乳房有点疼,又有点痒。

  「你还说自己不淫荡么?你看,你的屁眼还在一缩一缩的哦,这说明它需要被插啊。」「是的……主人……我淫荡,我非常淫荡……请插我吧。」我急促的喘着气,再也顾不得什么廉耻了,强烈的欲望让我只想被狠狠的满足。

  姗姗的舌头离开了我的小穴,一个带着棱角的柱状体插进了我的阴道。原来是我的橡胶警棍。林伟开始握住警棍狠狠的抽插,每一次都重重的插到底。阴道里的淫水充足,所以,警棍抽插起来非常顺利,而且警棍上的棱角也给我阴道的肉壁带来了巨大的刺激。没插几下,我的身子就开始不停的抽搐。我高潮了,更讽刺的是,又像昨天一样,我失禁了。

  尿液射在树干上,溅的到处都是,有些还溅在了我沾满淫液的腿上和身上。

  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警棍已经被林伟拔出去了,高潮的骚穴开始不断的喷射出淫水,比起激射出的尿液也毫不逊色。

  林伟在一旁拿着相机,不停换着各种角度的拍着。

  我现在非常满足,高潮和排泄的快感,让我非常享受,他要拍就拍吧,反正我也没法阻止他。

  姗姗拿着警棍爬到了我身边,将警棍顶在我的嘴上,我毫不犹豫的张开了嘴就开始吸允刚刚插入过自己骚穴的警棍。

  「还真是淫贱的母狗呢,连自己的骚水也要吃。呵呵呵。」姗姗一边转动着警棍,一边还不忘记羞辱我。

  「看来你还没有满足呢,想不到你比我还厉害啊。」姗姗抽回了警棍,她的嘴却贴上了我的双唇。虽然我接吻的经验不多,可是还是看过电影里那些接吻的镜头,她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口腔,我赶紧把自己的舌头迎上去,就这样两条舌头纠缠在了一起,姗姗的技术非常好,仿佛要把我刚刚吃进去的淫水通通吸出来一样。

  「你俩要玩也离这里远点呗,这可是尿啊。」林伟手里相机不停,嘴里咕哝着。

  姗姗闻言后,将我扶着走到了远一点的地方。一边走,还一边用手抠弄我的屁眼。

  「刚才,骚穴满足了,这次来满足你的屁眼吧。」姗姗说完,就让我跪爬在了地上,把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

  警棍上还沾满了我的淫液,所以进入屁眼非常顺利,姗姗稍微一使劲,20公分的警棍前段全都插进了我的直肠,要不是有护手挡住,估计连握手部分也都插了进去了。

  姗姗仿佛和我有仇一般,开始猛烈的抽插我的屁眼,警棍上的棱角在屁眼里出出进进的。刮的我的屁眼有点疼,可能是因为刚刚高潮过,身体比较敏感吧,抽插了十来下,我的身体竟然产生了快感,而且好像非常希望这样猛烈的抽插。

  而且姗姗的手指还在不停的抠弄我的阴道,她的手指不断的刺激我的G点,没过多久,我又高潮了。

  淫液喷溅了姗姗一身。喷溅还没有停止,姗姗就开始用嘴舔我的小穴,仿佛想要将我的淫水全部喝下去一样。

  接连两次高潮,中间还没有什么休息,浑身发软,我再也没有力气了,直接侧身倒在了草地上。

  姗姗居然没有把警棍抽出来,而是保持齐根尽没的状态留在连我的直肠里。

  我现在也没有气力去管了。

  姗姗把我放平躺在草地上,又将掉在草地上的警帽给我戴好,然后来到我的背后,将我的双腿拉到双肩的位置,并且大大的分开。把我的头放在了她跪坐着的大腿上。

  「主人,这边景色独好哦。」姗姗邀功似的向林伟说道。

  其实不用她说,林伟早就在不停的拍摄了。

  拍摄了一会儿,林伟也坐到了我的身边,拿起数码相机给我看,我看到照片中的自己,双腿被人大大的分开,下身一片狼藉,而且屁眼里还插着根警棍。阴部还写着「这是淫贱骚母狗的骚屄和屁眼,请大家随意享用。」眼神里还流露出说不尽的媚态,真是说不出的淫荡。

  看到这些,我的心里没有悲哀,我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这个游戏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