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欲海迷航其二中
欲海迷航其二中

天海一中作为天海市数一数二的高中,坐落在天海市靠南的地方,学校背后是座有名的天马山,旁边是一片小区,帝景豪苑,里面大厦林立,都是些商品住房,这里房价很贵,但还是一房难求,听老一辈的人说,以前这里是一片沼泽,所有权原本是天海一中的,后来不知咋的被海天集团买了去,一时间大厦拔地而起,帝景豪苑一开始就打着住帝景,读名校的招牌,让很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趋之若鹜,这着实让天海集团赚了大把大把的票子。

  校门口,天海一中四个字苍劲有力,下面挂着一横幅「热烈祝贺天海一中高考取得历史好成绩」,天海一中很宽阔,大树成荫因为正直暑假校园内看不到几个人,难得的长假也让学校保安也乐得清闲,泡起一壶茶,翘起二郎腿看电视,可今天就没这么悠哉了,很多校领导都在开会呢,万一领导看到自己这吊儿郎当的样,影响可就不好了。学校的大礼堂挺满了各式各样的小车,站在大礼堂门口能够清晰听到慷慨激昂的演讲声……只见一个中年秃顶,大腹便便,脸上的肌肉随着他挥舞自己肥硕的拳头而颤抖着,他很认真,很投入的演讲以至于满脸汗水也全然不顾,领导看着呢,中年男子一想到这就更卖力了,声音顿时又提高了几分呗。

  张庆华坐在前排的位置,心不在焉的听着,偶尔对着那中年男子浅浅的微笑顿时让他心花怒放,他清了清嗓子,「这次咱们天海一中能取得这样的好成绩离不开在座老师的辛勤劳作,更离不开市里领导对我们的关心支持,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来感谢我们尊敬的领导。」中年男子唾沫横飞,自己率先鼓起掌来,顿时一片热烈的掌声响起,市教育局一把手—魏国庆连忙起身对大家弯腰致意。接着是领导致辞,中年男子坐在张庆华旁边,偷偷瞄了一眼张庆华饱满的胸部,咽了咽口水头歪着小声说道:「张老师,晚上的集会你跟我还有校办公室的邱主任负责接待市里领导,到时候你可要多多表现,这次你们班考得这么好,市局里面的领导还点名表扬你呢……」「恩……好嘞,这次我们班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离不开黄校长的关心,也谢谢校长平时对小张的照顾……」张庆华挽了挽发丝说道。

  黄仁贵,现任天海一中的校长,嘴皮子功夫一流,私底下有的老师喊他叫黄世仁。

  「这主要是小张你争气吗,带班带的好,有责任心,学校能多几位像你这样的老师,我就清闲多咯,哈哈」黄仁贵眼睛盯着领导,是不是点点头做思索的样子,眉头偶尔紧锁,目不斜视的轻轻说道。

  张庆华看了一眼黄仁贵,淡淡笑了下说道:「校长过誉了。」黄仁贵没有搭讪,听到领导演讲结束,立马起身鼓掌,接着是其他老师见状也纷纷效仿,雷鸣般的掌声。

  有句话叫做高调做事,低调做人,黄仁贵一直把自己话当成自己的人生格言。

  比如这次接待领导的工作当然就要高调,在天海市最高档的酒店做接待,不光领导高兴,自己也有面子嘛,饭桌上的黄仁贵一改在学校的那种严肃,务实的样子,频繁的起身敬酒跟领导说着不着边际的玩笑,经黄仁贵这样一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了,旁边几桌的就纷纷过来敬酒。张庆华对于这种饭局其实挺反感的,看着那些人给领导敬酒时那种献媚的笑就有一种作呕的感觉,可人生在世,啥叫身不由己,哎……张庆华这时轻轻拿起高脚杯,瞥了一眼黄仁贵对着魏国庆说道:

  「领导,谢谢您对咱们天海一中的关心,高考前,黄校长就之前毕业班如何带的问题跟我交流的时候,曾对我语重心长的说:「小张,就如那些考生高考是为了不负家长期望,咱们也不能辜负魏局的期待啊,所以我心想着正是领导在我们心中的这种鞭笞,才让我们天海一中取得了这次好成绩,我敬领导这杯。」黄仁贵听到张庆华在领导面前为自己的美言,心里阵阵感动,回头有什么争优提干可不能忘了咱小张。

  「小张,你这张嘴啊……」魏局长点了点张庆华说道:「经你这么一说啊,这功劳好像都成我一个人的了,这不好,不好呀……哈哈」魏国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黄仁贵对着在座天海一中其他老师使了个眼色,大家顿时了然,端起酒杯。

  「谢谢魏局」黄仁贵率先一饮而尽。

  到了饭局最后,大家都喝得七荤八素的,黄仁贵很开心,因为魏局喝得高兴了,安排好了魏局的住宿问题黄仁贵正要回去,在酒店门口遇到了张庆华。

  「哟……小张怎么还没回去呢,呃……」黄仁贵打了个饱嗝说道。

  「我看校长您喝了这么多,最近抓酒驾,你自己开车回去不方便呢,我听说你好像住在什么山景叠院,正好顺路呢。」张庆华说道。

  黄仁贵的脚步看起来有点轻浮,一张肥脸红彤彤的,虽然号称「千杯不醉」,但是晚上确实喝的有点多,酒劲上来了全身几乎都拥簇在张庆华的胳膊上,好像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平衡。张庆华吃力的扶着,问了下房间门的钥匙,然后一边扶着黄仁贵,一边开门。

  「来,校长……你躺好……」张庆华将黄仁贵扶上床,黄仁贵躺在那里直哼哼,「谢谢你,小……小张……晚上不是你……你送。送我回来估计我在躺大……大街了」。

  「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吗,这里……」张庆华很想说出自己的疑问,但还是忍住了,将手里的湿毛巾递给黄仁贵。

  黄仁贵接过来擦了一把,说道:「一个人住,自在,我家那黄脸婆在老家呢,一年来不了几回。你看这附近住的都是非富即贵啊,可我黄仁贵也住得起,为啥,知道吗?」张庆华摇了摇头,一脸的茫然但是心跳却不由得加快了。

  黄仁贵看了一眼张庆华,笑了笑说道:「因为我抓的住机会,有时候机会就那么一次,抓住了你就成功了,抓不住啊就洗洗睡了吧……呃……呃……」黄仁贵说着说着连续打了好几个饱嗝,一股酒意涌了上来,仰着躺在床上说道:「小张,你真漂亮人又机灵,我喜欢……我喜……喜欢……呃……呃」张庆华看了眼黄仁贵的醉样,微微笑了笑,坐在黄仁贵旁边说道:「校长,你既然喜欢我,那你跟我说说你的故事,你说你抓住了什么机会啊,好让我崇拜下。」黄仁贵抬头摇了摇,昏昏沉沉的,看了眼张庆华饱满的胸部,在看看她的红唇,说实在的他很想耍下流氓,但是有心无力啊,酒劲上来让他昏昏欲睡。

  「你亲……亲我下……我就告……告诉你」

  张庆华犹豫了下,但还是弯下腰要亲黄仁贵那满脸是油的脸,黄仁贵突然一把抱住张庆华,一张香肠嘴亲在张庆华的红唇上,打了一个饱嗝说道:「真要说……说起来啊,是……是二十年前的事……事情咯」二十年前,张庆华听到这个明显愣了一下,黄仁贵作势还要亲,被张庆华一把推开,掉下了床。等张庆华回过神来,黄仁贵已经躺着地上睡死过去了。

  「校长。」张庆华推了下死猪一样的黄仁贵说道:「你说二十年前是怎么回事啊。」张庆华明显急了,起身踢了踢黄仁贵,气的直跺脚。这套房装饰豪华,张庆华每个房间都看了看都没发现什么,倒是一个保险柜引起了她的注意,会不会里面有什么秘密呢,哎……张庆华叹了口气,瞥了一眼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黄仁贵,拾起提包,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二十年前……到底黄仁贵二十年前抓住了什么机会让他赚的盆满钵满的,二十年前,同样是二十年前,张庆华查了学校档案,那时候的黄仁贵还是一个普通的人民教师,转身就升了校办公室主任,这二十年算是一帆风顺了,这会是他说的那个机会吗,或者他的发迹跟这个机会有关,张庆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后悔自己推开了黄仁贵,不然就了问出点什么。张庆华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默默的读着一个月前收到的那神秘的短信:二十年前那场车祸并不是一个意外。

  窗外的阳光透过橙色的窗帘洒在卧室的地板上,沈秀琴张开惺忪的睡眼,摸索着伸出右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闹钟,7点半了,沈秀琴支起身子靠在床头,右边睡裙吊带滑落到手臂位置露出了大半只乳房,她没理会,只是把一头栗色长发拢起来在脑后随意地绑了束马尾,脑袋空白地在床上回了会神后才下了床,沈秀琴把睡裙吊带拉回肩膀上打开卧室门朝儿子的房间张望了一下,房间门是开着的,应该是出去了吧,儿子自从师范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呆在家里,叫他出去找工作也不去,说什么非去天海一中不可,这把沈秀琴气的,这次儿子的工作让她费尽心思,现在总算是搞定了,反正离开学还有几天就让他好好玩玩吧。

  沈秀琴走到厨房煮了一小锅皮蛋粥端到餐桌上晾着才进卫生间洗漱,抬眼看见昨晚晾在气窗前的两套内衣和长筒袜,脑海里不由的想起跟夏飞洪缠绵的情景,下身一阵火热。丈夫在航运公司上班,常年飞来飞去,两个人基本聚少离多,想吵上一架都难,感情自然就淡薄了些,可是女人四十如狼似虎,沈秀琴是有欲望的,她可不想独守空房不然再过几年就人老珠黄了,而且对于跟谁沈秀琴已经麻木了,能爬到销售总监的位置也有外人不知道的辛酸,况且她的心早在很久之前就碎了,碎的那么彻底。

  洗刷后吃早餐了,沈秀琴回了自己的卧室,门虚掩着,把身上的睡衣裤一起扒下扔到床上,在天海市的三月清晨还是稍微有点凉意,沈秀琴一丝不挂地站在衣橱前挑选着内衣,拿出来一套黑色蕾丝的胸罩,沈秀琴喜欢偶尔在刻板的制服套裙里穿上性感的内衣,想想在刻板的职业装里面,会有谁能猜到我内藏着的性感吗?

  这套黑色蕾丝的内衣是沈秀琴经过专卖店的时候买的,最新的款式,在橱窗里看见穿在塑胶模特身上很是性感,现在穿在自己身上发现效果比塑胶模特要更好,文胸是前搭扣的半包式,聚拢的款式让沈秀琴那对36D的丰乳显得愈发饱满,乳沟深而清晰,乳头在薄薄的面料下凸起来,而下身那条丁字裤一穿上身沈秀琴就禁不住脸红耳燥了,高开衩设计,两边和后面根本就只是一条细带子,只有前面裆部的一小块薄薄的蕾丝被沈秀琴那丰满的阴户顶得鼓鼓的,隐隐约约能看到倒三角状的乌黑阴毛,其中一些卷曲的都从蕾丝边伸出来了,沈秀琴在穿衣镜前转身看了看,细带子勒在深深的股沟里,两瓣洁白浑圆的丰臀一览无遗。

  接下来沈秀琴双手交替着往腿上套上一双肉色裤袜,丝袜质感很好薄且透肉,一双美腿被衬托得更是丰满诱人,三道筋的松紧袜口更让丝袜保持着极佳的包裹力,穿好丝袜后沈秀琴把脚伸进一双六厘米高的百丽黑色细跟高跟鞋里,小腿的曲线顿时变得更加圆润饱满了,臀部也一下子翘了起来,沈秀琴转过身朝镜子里张望着,臀部虽已没有年轻少女的结实,却有成熟妇人的丰满浑圆,被透明的肉色裤袜包裹着,中间那条丁字裤的黑带子从腰部延伸下来又淹没在深深的股沟里。

  在外面穿上一件铁灰色的修身衬衫把下摆塞进黑色的制服短裙里,裙腰的一条细细的金色腰带很好的勾勒出沈秀琴腰部的线条,最后在衬衫外面穿上跟裙子同款同色的小西装外套,这样那对丰满的乳房就不至于太锋芒毕露了。

  沈秀琴没有化妆,只是扑了淡淡的腮红,对于自己的这张脸蛋,沈秀琴还是有点自信的,最后把一头栗色的长发在后脑上盘了个端庄的发髻,沈秀琴对着穿衣镜再次审视了一下自己整体的仪容,一切都很满意,她微微一笑,从床头柜上拎起提包一手拿着汽车钥匙走出了卧室。

  职场不是战场,但是有时候比战场还可怕,战场上人家是明刀明枪的干,而职场,呵呵,有时候就是杀人不见血,处处让你防不胜防啊,肖东所在的部门是公司的销售部,人最多,水也最深,进公司已经差不多快一星期了,对于公司的一些业务流程以及规章制度肖东都有了基本的了解,肖东很珍惜这份工作,他害怕在别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家庭,提起自己的母亲是做什么的,他想赚很多很多的钱,让自己不用在挤在那个不到80平方的小房子里面,不用每天起来为自己的学费,生活费而担忧,不用为了吃饭的时候多点了一个菜多花了几块钱而自责不已,不用再因为自己的穿着,因为自己的家世而招人白眼,这种日子该是个尽头了吧。肖东将整理好的材料整齐的叠了下,正准备起身去卫生间就看到穿着一身职业正装的沈秀琴从门口走来,肖东赶紧坐回位置,偷偷瞄了一眼,真是漂亮啊,肖东心里琢磨着,虽然应该有四十了吧,但是那种成熟妩媚的风情让肖东惊为天人,要怎么样的男人才配得起这样的女人呢,肖东不禁把自己替换到那个男人的位置,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还是赶紧把这个月的销售数据分析报告给呈上去吧,肖东摆了下自己的领带,拿起刚整理好的材料走向经理室。

  沈秀琴刚到坐在位置上,摆了下放在桌子上的电脑显示器,正准备开机就听见笃笃笃的敲门声。

  「请进」沈秀琴拉了拉自己的衣角尽量让自己坐得直一点。

  肖东在门口等了下然后推门而入,「沈总,这个是咱们部门这个月的销售数据分析。」肖东弯腰双手呈给沈秀琴。沈秀琴一页一页的翻着并没有说话,肖东双手放在前面站立着等着沈秀琴发话,无意间瞥了一眼沈秀琴饱满的胸部,给人一种挣脱欲出的感觉,深深的沟壑,给人一种窒息的错觉,肖东悄悄的咽了下口水。

  「这个月做的还不错,回头你把这份报告做成ppt,我周例会的时候再做详细的分析。」沈秀琴把报告还给了肖东说道:「还有报告里面尽量简洁一点,直观一点,让人一目了然。」「恩,好的」肖东双手接过,「那没其它事情我就先出去做事了。」沈秀琴点了点头,待肖东刚要转身的时候说道:「晚上有个部门聚会,你也一起来吧,热闹一下。」聚会??我怎么不知道,肖东心里嘀咕着,客气的说了声谢谢领导。

  「有什么好谢的,真是……你作为新人要做努力点」「恩,我会努力的,那我先出去了」肖东有点拘束的说道。

  沈秀琴摆了摆手,肖东弯腰退出经理室轻轻的把门带上。

  肖东坐在位置上琢磨着晚上的聚会,居然没有人通知他,哎,真是,人心不古啊,新人到底还是新人啊,要加把劲才行,肖东刚要掏出电话跟家里说晚上不回去吃饭,没想到张佩月的电话就先进来了。

  「小东啊,晚上回来吃饭吗」张佩月在电话那头说道。

  「晚上公司部门有个聚会可能晚点回家,妈怎么啦,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好吃的」肖东问道。

  「没呢,傻小子就知道吃,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启明啊,说晚上来我们家,他对你这个大哥哥啊佩服的不行,说是要向你取经呢,所以妈就张罗着烧点饭菜嘛。」肖东突然捂着电话小声的说道:「就是我公司夏总的儿子夏启明吗?」「对啊,妈不是在他们家做家政吗,说起你啊,启明很高兴,说要找你玩呢,艾……你那边怎么突然这么小声了」张佩月说道。

  「没呢,可能信号不好,今天实在走不开,第一次参加部门聚会,总不能放鸽子吧,你跟启明说我下次会找他玩,今天就叫他先尝尝妈妈你的手艺吧,哈」肖东小声的笑道。

  「好吧,那我跟他说说,对了,晚上别喝太多,早点回家,知道吗」张佩月嘱咐道。

  「恩,好嘞,那就先这样吧,我挂了啊」肖东说道。

  夏启明,肖东对他还是比较有印象的,毕竟是老总的儿子,这关系得好好利用,肖东心里盘算着,又接着忙活去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是人都是这样吧,但是这句话搁在张佩月身上就不合适了,她现在没有什么不知足的,儿子是她唯一的希望,也是唯一的寄托,现在儿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事业,张佩月能做的就是不拖累儿子,做些力所能及的,以后取了媳妇有了孙子,自己差不多也要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了吧,在家里带带孙子也蛮好的吧,张佩月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心里顿时美滋滋的。系着围裙的张佩月在厨房忙活着,炒了几个小菜,四十出头的她看起来一点都不显老,有着一手好厨艺,一桌饭菜自然是手到擒来。正估摸着夏启明应该快来了吧,笃笃笃的敲门声就想起来了。

  张佩月擦了擦手,开门看到夏启明站在门外,手里提着水果之类的东西。

  「哎呀,小明,快进来,进来,怎么还带礼物呢,真是……」张佩月张罗着给夏启明找来了一双拖鞋。

  「张阿姨,你好,没什么礼物呢,就是买了点水果,还有啊……你看……」夏启明说着将手里的东西提了起来。

  「这是……」张佩月不解的问道。

  「这是啊,红酒,我爸那边偷拿的,嘿嘿……晚上我得跟肖东哥哥喝两杯。」夏启明神气的说道。

  「小孩子喝什么酒呢,要是被你爸发现,少不得一顿骂。」张佩月无奈的说道。

  「不碍事,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嘛,是不,艾,肖东哥哥呢,咋没看到他。」「小东说晚上公司有公司有聚会,刚进公司实在走不开,说好了下次一定找你玩」张佩月解释道。

  夏启明坐在沙发上四处望了下。无意间看到了客厅旁边放着的牌位,肖正然之位。心思慎密的夏启明心里立马有了个数,原来张阿姨是寡妇啊。

  张佩月看了眼牌位,说道:「那是小东的爸爸,二十年前一场车祸去世了……」「张阿姨一个人拉扯抚养孩子挺辛苦的,不过现在肖东哥哥有了自己的事业,阿姨差不多也要享清福了。」「还早呢,不过小东这孩子从小就挺懂事的,不然我一个女人家真不知道怎么办」张佩月欣慰的说道:「艾……光说话都忘记了,你肖东哥哥不在,晚上阿姨做了几个小菜,咱们吃饭先。」「好嘞」夏启明起身说着帮忙那餐具,张佩月哪里好意思让客气忙活但是执拗不过夏启明,也就随他去了。

  「阿姨,这个红酒啊,要不咱们先尝尝吧,我爸上次出差带回来的。」说完夏启明就张罗着把酒开了。

  不知道多少年没喝过酒的张佩月连忙摆手说道:「别……还是留着吧,我不会喝酒。」「没事……这红酒啊喝点好,特别对阿姨这种年龄的来算就最好了,女人喝酒养颜嘛。」夏启明倒了一杯给张佩月说道。

  「都快老太婆了还养什么颜啊……」张佩月挽了挽发丝说道。

  「阿姨一点都不显老,稍微打扮下啊跟三十出头的差不多呢,到时候我就管阿姨叫姐姐啦……哈」夏启明打趣道。

  「你这孩子净说瞎话,说出去白被人笑话。」张佩月嘴上说道,心里却有点美滋滋的,有那个女人不爱别人夸自己,是吧。

  「来,阿姨,咱们干一杯,为了肖东哥哥事业一帆风顺,也为我能考上如意的大学干杯。」张佩月拿起酒杯说道:「谢谢小明请阿姨喝这么好的酒」说罢一饮而尽。

  夏启明咂了咂舌说道:「阿姨这酒量没的说啊,好酒量……阿姨还说不会酒呢」平时都是喝开水的张佩月咂了咂舌说道:「我没喝过,看起来跟跟白酒不一样我以为没多少度呢,这酒咋酸酸涩涩的……」不等张佩月说完,酒已经满上了。

  「红酒就是这样子的啊……」夏启明也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了三杯的张佩月脸立马就红扑扑的,舌头也有点打结了,不会喝酒的人一般都是好爽的干掉,。张佩月双手按在桌子的边缘,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可奈何就是感觉天旋地转的。只好对着夏启明连连摆手说道:「小明,阿姨……不……不能喝了,待会还要收拾桌子呢。」说罢像似要站起来,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夏启明一把搀扶起张佩月。

  「阿姨,你这是……哎……真的喝醉啦。」夏启明扶起张佩月说道,其实他也喝得差不多了,毕竟还是学生,平时哪有机会去喝酒。

  张佩月的脚步有些虚浮,脸颊也是红彤彤的一片,全身几乎都拥簇在夏启明的胳膊上,好象只有这样才能使她的身躯保持平衡而不摔倒。

  「阿姨,我扶你去休息吧……」他说话的时候前胸还贴着张佩月的背部,一只胳膊还环在她的腰肢上。张佩月指了指卧室的方向,今天真的是喝醉了,张佩月感觉路有点起伏的样子,整个身子都靠在了夏启明身上。夏启明虽然喝得微醉,但是明显感觉胳膊处那团软软的压着自己,顿时下身一阵火热,斜眼瞥了下,依稀可以看到张佩月那黑色的胸罩束缚着那饱满的乳房。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房间,夏启明轻轻的将张佩月放在床上,身材高大的他顿时也是浑身直冒汗,张佩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

  「小……小明……真是,阿。阿姨真是差劲……呵呵」张佩月感觉床好像在动,嘴里噎喻着。

  「阿姨,我给你拿毛巾擦擦……」

  夏启明仔细的拿着湿毛巾给张佩月擦脸,看着张佩月那饱满的胸部起起伏伏,夏启明咽了咽口水,赶紧转过头,可是冷不丁的瞥见张佩月那微微鼓起的下身,兴许是夏天的缘故,本来就穿着比较薄,此刻那薄薄的裤子勾勒出张佩月饱满的阴部,微微鼓起的中间是微微的凹陷。看得夏启明口干舌燥,一只颤抖的手不由自主的就轻轻的敷了上去,那感觉软软的,中间的凹陷出似有一粒豆豆……夏启明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原来摸女人的穴是这种感觉啊,夏启明学着爱情动作片的手法,将中指在那凹陷处轻轻的摩擦着。

  「哦,不,不行,小明,你不能这样!快,快放手!」张佩月惊慌的说道,私处被摸让她有种过电的感觉,酒醒了几分。

  此时的夏启明好像着了魔,看着张佩月那酒后娇艳欲滴的脸,那张微微张开的红唇,他失去了理智一把将张佩月压在身下。嘴唇则不停地在她的脸颊,朱唇,耳垂以及玉颈间拱弄,一边这样一边还激动地对张佩月说道:「阿姨,对不起,我,我实在忍不住了,你,你真是太美了。」说完这句后,不等张佩月说话,他就向她的朱唇吻去,张佩月摇晃着脑袋要躲,他没有放弃,很快就准确的吻到她的唇上。

  夏启明此时也猴急的伸出舌头,想伸进张佩月的嘴里,张佩月紧闭着牙关,还是不肯,身子也不住的在他身下扭动。这种欲拒还迎的姿势让他更加冲动,双腿禁锢住张佩月的下身,舌头也更加拼命地往里深入,同时双手也开始上下抚摸起她的身体。

  一时间卧室里充斥着张佩月因为朱唇被堵而发出的「唔唔」声。

  此时的张佩月有种想哭的感觉,但是嘴巴被堵得严严实实的,想起身也不能,已经有近20年没有性生活的她此刻全身都非常敏感,左侧的奶子被夏启明搓揉着,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发出了娇喘。

  夏启明的舌头也顺势溜进了张佩月的嘴里。

  他的舌头就好似一条毒蛇一样,在如愿探进张佩月的唇腔之后,使劲上下翻腾,左右搅动,追逐着她的香舌。被他这么吮吸、舔舐着自己朱唇的张佩月渐渐地停止了身体的扭晃。本来还在推拒着的一双嫩手也缓缓地搂住了他的身躯。许久没有接吻过的张佩月就这样和他唇齿相依,舌瓣挑弄,忘情地迎凑着。

  两人就这么紧紧拥抱着,亲吻着,抚摸着,彼此的欲望都开始热烈燃烧起来。

  吻了好一段时间之后,夏启明的嘴离开了张佩月的朱唇,双手开始缓慢地在张佩月丰盈的躯体上游走,使劲地摸揉。弄得张佩月那张本就因为酒精的催化下已经通红的俏脸现在变得更加艳丽了。嘴里还发出阵阵骚媚入骨的轻吟呓语:

  「嗯嗯……小明,别别这样。嗯。」

  夏启明听到如此诱惑的声音就更加无法再忍耐下去了。随即把手放在了张佩月的腰间,摸索到她衣服的下摆,伸进去,用手指滑动着,以此感受着她那光滑暖和,而且富有弹性的柔嫩肌肤。

  然后逐渐地往上揉摸,直到摸上她的胸罩。

  这时候张佩月哼了一声,双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推拒着,嘴里含混地说道:

  「别,不行,不行,我是你的阿姨,小明,我们现在这样已经很过分了。」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上的推拒却毫无力量。

  夏启明没有任何迟疑地把手插进了胸罩里,使劲揉抓起她的乳房。

  一摸到那让他梦寐以求的乳房,使得他的心激动得几乎都要跳出胸膛了。

  「太爽了!好大!好丰满!」

  他的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了由衷地感叹。

  一边感叹,一边还用力揉摸,用手指刺激着她的乳头,眼睛紧盯着她此刻的表情。

  就这样张佩月在他的揉捏下半眯着迷离的凤眼,脸上的潮红更加明显,阵阵酥麻的感觉让她无力抵抗,这对奶子有多久没有被男人这样揉捏了。

  随着乳头被粗暴地搓捏,张佩月鼻子里也哼出一声声毫无意识的呻吟。

  看到张佩月这副淫态,夏启明也有些受不了了。

  于是他立刻开始行动起来,一手摸索着她的臀部,熟练地解开皮带以后往下粗暴地拉扯她的裤子,一边另一手也麻利地拉下自己的裤子拉链,往外掏自己已经硬挺得不行的阴茎。

  而张佩月此时也十分温顺地躺着,对他的这些动作再也没有丝毫抗拒的意思,好像在回味着胸部被揉捏的感觉。

  嘴里还有一声没一声的轻哼着。

  很快,夏启明就把张佩月外面的裤子和里面的黑色蕾丝内裤都褪了下来,扔到了床边的地板上。

  见到如此滑嫩白皙的下体呈现在他的眼前之后,欲念大增的夏启明再也不顾什么了。

  嘴里喘着粗气,连裤子都没来得及脱,就握住自己的阴茎向张佩月的阴道插去。「啊进去了。」张佩月被他猛地贯穿,嘴里不由地呻吟起来。

  「真紧,真热啊!阿姨……啊……」

  此时夏启明赞美着张佩月,手则托住她的一双修长的大腿,屁股不停地前后耸动,阴茎借此猛烈地在她的阴道里出没。已经有20年没有滋润过的骚穴迎来了张佩月人生中的第二根阴茎。

  「哦哦轻点儿你好硬。」

  张佩月被他弄得娇喘不止,嘴里也无力地呻吟道。就这样抽插了一会儿,夏启明开始俯下身体,用手解开了张佩月的扣子。衣服顺手扔在了一边只剩下纯黑色蕾丝胸罩还裹在她的身上。

  「哎,唔……启明……唔!」

  刚想说话的张佩月没等把话说完,就再一次被他用嘴给封堵回去了。夏启明同时双手抚摸着她欣长的玉脖,以及柔若无骨的肩膀。

  下身的挺送也没有停顿,仍然保持着节奏。粗大的阴茎在张佩月的小穴进进出出的,两侧的阴唇也随之翻来翻去,许久么有享受性爱的张佩月感觉自己快要死了,阵阵酥麻的感觉随之而来,让她忍不住的颤栗,粗大的阴茎次次顶在宫口让她欲罢不能的同时溢出阵阵淫水。

  张佩月此刻叹息般地吐出一声以后,用一种突如其来的热情回吻着夏启明。

  热吻了一阵,夏启明抬起头,急切地拉扯着张佩月的胸罩。解开后拿在手中,用鼻子嗅了嗅之后赞叹道:「真香啊!」张佩月听了,潮红地俏脸偏到一旁,似乎为此感到羞臊。

  这副让人销魂的模样使得夏启明更加性起,双手随即揉弄起那两团丰腴圆润的乳肉,同时下身的阴茎依旧不停地猛烈插弄着她的阴道。

  这样的刺激下使得张佩月发出了好似求饶般的呻吟声:「啊……小明……!

  啊……恩恩」

  正在他身下承受着冲击的张佩月语无伦次地叫着。

  「阿姨,我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夏启明一边抽插着一边低头对张佩月说道。

  她听了后表情变的娇羞起来,嘴里嗔道:「别说了,小明……!」沉浸在性爱漩涡的张佩月不能自己,说话的同时身躯也伴随着他的抽插而不停摇荡。凌乱的长发此刻也已经散开在床上,如同一朵怒放的黑色牡丹,正随着自己的娇躯一起浮动。

  她这种诱人的模样让夏启明顿时热血沸腾,他更加奋力地动作着。

  张佩月那对乳房随着他的挺动也不住上下晃荡,这景象使他的眼睛都看的呆住了,伸手就握住一只抓揉,另一只则被他含进了嘴里使劲舔裹着。

  「啊噢呃不要啊!」

  张佩月被他这么侵略着自己的奶子,嘴里开始叫了起来。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抗拒。

  这么干了五六分钟,夏启明的动作开始变得剧烈起来。张佩月努力的挺起自己的下身貌似贪婪的去承受夏启明的冲撞。

  夏启明的屁股耸动地更快更猛了。

  张佩月被他这么强力地冲刺干得快感不断,嘴里哼叫着,双腿却缠住了他的腰,夹紧他的阴茎,配合着扭动起来。

  夏启明被张佩月这么一夹,阴茎再也无法进出,只能尽根深深地插在她的阴道里,顶着她的阴唇和阴蒂摩擦,龟头在子宫里搅动,强烈的快感使他无法再控制自己,他猛地压下去,胸膛紧紧贴在张佩月的前胸。「啊」的一声低吼,阴茎也随即在张佩月的子宫里射出了灼热的精液。久违的热浪冲击着张佩月的子宫,让她好似电击一下,此时张佩月皱着柳眉闭着凤眼,朱唇半张,他每喷射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媚惑地呻吟。

  看到她接纳自己精液的迷人模样,夏启明兴奋地喷射了十几下才舒适地停止,然后无力地趴在张佩月的身上喘着粗气,手还不安分地揉弄着她的乳房。

  「好了,小明……你快走吧。这次阿姨不怪你。我们就当这没发生过,好吗。」大概十几分钟后,张佩月调匀了呼吸,神志清醒后睁开眼睛和他这么说着。

  「阿姨……对。对不起,我刚刚实在是没有忍住,我……我」夏启明一脸愧疚的说道。

  张佩月没有去看夏启明,只是淡淡的说,「你快走吧,就当没有发生过,阿姨不怪你。」张佩月说完轻轻的叹了口气,心里有种淡淡的忧伤,眼泪有点忍不住的流出来了。

  「阿姨,我……我。」夏启明不知所措。

  「我想一个人静静。」张佩月说罢便不再言语。

  夏启明看到张佩月没有再搭理他,只能悻悻的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门。心里虽然愧疚,但是一想到刚刚张阿姨在他身下欲拒还迎,就忍不住一阵悸动。张阿姨真是太迷人了,我一定要把张阿姨变成我的,夏启明暗暗下定决心。

  肖东今晚喝的伶仃大醉,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一醉解千愁啊,什么都不用想了,所以他陪着笑脸跟部门那些轻视自己的同事干杯,一杯一杯,喝了多少他不记得了。反正酒钱是公司出的,是吧。

  回到家的时候,张佩月已经睡下了,肖东很好奇,平时妈妈都是等着他回来的,今天怎么就睡下了,兴许累了吧,不知道那个夏启明今晚来了没有,玩得高不高兴,妈妈做的饭菜应该合他的胃口,咦……这边怎么有瓶红酒,好像很贵啊,肖东尝了一口,啧。真棒,那小子还挺厚道的嘛,敢情是请我这个肖东哥哥喝酒吧,哈哈。这层关系得好好利用啊,比较是公司老总的公子哥,要是能在他爸面前帮忙推荐推荐,自己至少也能走进领导的视线啊,夏启明啊……夏启明啊……肖东嘴里默默念着,手里紧紧的握住那瓶红酒。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