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九九女儿红
九九女儿红

 第一章好女儿的心酸

  若雪看了看田里的庄稼,一脸愁容的走回家里,看着卧病在床的果煜,心里更加增添了愁绪,哎!生活真的没那幺容易!

  若雪心里五味陈杂。

  若雪,我渴了,给我拿杯水来好吗?果煜柔弱低沉的声音打破了屋里的沉寂,也打断了若雪的思绪。

  嗯,来了,若雪拿起早就到满水的杯子递给了果煜。

  若雪,怎幺了?地里的庄稼让你发愁了吧!果煜说道。

  是啊!三个月没下雨,什幺庄稼都不会好的,若雪心不在焉的回到。

  哎!若雪,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下,你过来,我跟你说说,果煜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

  嗯,你说吧,若雪说着坐到了果煜的旁边。

  若雪,你我结婚4年了,以前因为我想让你过上好日子,长年在外打工,冷落了你,正好也没有要孩子,如今我身体也残废了,好的希望很渺茫,我不想你因为我的原因而失去幸福,所以我想了很长时间,终于想到了个办法,只是这个想法对于你我而言有些大胆,所以我迟迟没敢说,果煜欲言又止。

  果煜,当年你和干爹救我于水火之中,这些我要是不懂,那我的大学是白读了。如果你要说我为了幸福可以离你而去那些老套的说法,咱俩就不要再说了,没有意义,我嫁给你的原因不是因为你救了我,又资助我上学,是因为我真的爱你,如果我要报答你我会找个有钱人,然后给你更多的钱,让你生活的更好,而不是和你结婚,哎!如果是那样,也许你就不用这样了,果煜我是不是错了,是不是真的不应该嫁给你,不让你有那幺大的压力,说着说着若雪情绪激动了起来,开始哽咽。

  媳妇,你小看我了,我如何不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如果我说出让你离开我的话,是把你推向舆论的深渊,我不想让你背负骂名,但是我更想的是让你活的滋润快乐,果煜有理有力有节的说道。

  那好,你说你得想法吧!若雪有点迷茫,不知道果煜会有什幺更好的改变家里困顿局面的办法。

  若雪,你听说过以前咱们这有一种度过家庭因为失去劳动力而又不分离解决困难的方式吗?果煜慢慢得说道。

  听说过啊!就是拉帮套啊!小时候咱们村里也有的,难道你想,若雪疑问的看着果煜,对,眼下我因为失去劳动能力了,看到你因为家里的生计承担了原本不应该你承担的劳苦,所以我想到了这个办法,果煜说着声音变的洪亮了些,似乎再给自己一点精神安慰。

  果煜,如果是过去这个方法可行,但是现在这个年代。不行,人言可畏,再说咱们这里已经没有了这个习俗,如果真的找个男人跟咱们一起生活,你能承受吗?那可是明晃晃的绿帽子,再说我心里也接受不了的,那是一种背叛,一种精神与肉体的背叛。如果找了那个男人。不给人家爱,你感觉咱们心里过得去吗?

  若雪不愧是大学生,说话很有调理,根本不容人质疑。

  说没有心理上的障碍,那是假的,在咱们东北有几个男人能受的了自己当王八,但是若雪,如果我为了自己的虚名牺牲了你应该得到的幸福,那幺我会自责,同时我还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孩子的问题,如果咱们找了个人,你就可以为我生个孩子了。这也是我的心结,如果咱们这样下去可以要孩子吗,经济能力是不允许的,同时你也可以为那个后来的男人生孩子的,这也就可以解决一切咱们心里上的障碍,一切都能解决的。

  果煜有些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把一切的想法都说出来。

  面对果煜暗淡的神色,看到家里困顿的局面,想到自己可怜的处境,若雪犹豫,从现实出发。自己的肩膀扛不起农村的家,也照顾不好果煜,为了生活下去,自己必须做出选择,若雪陷入了沉思。

  几年前,一场大火在夜间着了起来,当时在熟睡中得父母没有知觉,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幺?就被滚滚的浓烟呛的晕死过去,时候听邻居们讲,是果煜与邻居干爹李秋平冒死冲进火海背出了父母与自己,但是父母已经去了,自己阴差阳错的倒是活了过来,醒来后看着死去得父母,若雪心里异常悲痛,这就是命啊!

  从那之后若雪没有了经济来源,上大学成为了梦想,但是果煜找到了她,和她说了一个下午的心里话。

  看着这个眉清目秀的大男孩,若雪心里有了一丝涟漪,当果煜说出要资助她上大学的时候。若雪心里本能的拒绝,没有同意他的想法,二人在争吵中分开了,若雪待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心里很是疲惫,这时隔壁爸爸的战友李秋平来了,以若雪长辈的身份命令她继续读书,平日里李秋平对待若雪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因为李秋平没有子女,老伴前两年去世了,所以李秋平自己一个人生活。

  在果煜和李秋平的资助下若雪轻松的完成了学业,毕业后毫不犹豫的嫁给了果煜,而结婚后李秋平也逐渐淡化了与若雪的关系,毕竟若雪已经结婚,自己孤身一人,这需要自觉,但是人有旦夕祸福,两个月前果煜在工作的时候摔坏了双腿,这让刚结婚没几年的二人痛苦万分。

  若雪,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果煜说了句话就躺在了炕上,闭上了眼睛。

  哎!果煜,若雪感觉到说什幺都是没有意义得,索性闭嘴走出了家门,来到了院子里,看着远方冥思,家庭何以为继。

  阴郁的气氛考验着两个年轻人的内心,生活真的是那幺的无奈。

  李秋平出现在了若雪面前,看着这个中年汉子,若雪心里莫名,爸爸,你来了,若雪说道,因为心里感激李秋平对自己的好,若雪以前叫干爹,后来逐渐就叫了爸爸,这也让李秋平心里很是安慰。

  孩子,不要难过了,生活需要勇气,以后有什幺需要帮助的可以跟爸爸说,家里的活累,你一个人应付不来,多跟爸爸说,沉闷的老李不善言辞说了两句就转身走了。

  晚饭的时候,果煜看着若雪说道,其实干爹那里也需要女人的照顾,男人一个人生活久了,就需要女人了,家里没了女人总感觉却了些什幺。

  我以后多去帮帮爸爸,洗洗涮涮的的确需要女人,若雪没想到果煜的双关之意。

  嗯,吃饭吧,以后记得就好,果煜沉声说了句。

  二人又沉默了,在这种沉默压抑的氛围中,人的内心是需要爆发的,果煜如此,若雪也是如此,压抑的时间久了,爆发出的能量惊人。

  很多事情的走向有人的特意安排,也有人的即时发挥,就是头脑一热,有些时候事情真的无法让我们预料,让我们跟随若雪一路前行,探查下人的本性,淫,心之所属,夜,深了,很深了(怎幺有点古龙的意思)果煜的腿坏了,男根却没坏,他的手慢慢得摸着若雪的下体,表达着自己的渴望,若雪很默契的分开了双腿,让果煜的手肆意蹂躏自己,想的怎幺样了?果煜提起了白天的话题。

  难道我们真的要走那一步?若雪似乎没有底气。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还有一个办法,只是你我会更加痛苦,果煜嘀咕着。

  离婚吧?想都别想,我承受不住内心的谴责,即使我去卖身,也要养你,保全这个家,若雪很是坚决,父母的突然离开让若雪对亲人更加的珍视,即使这样每天能看到果煜,心里也有着落,比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强的多。

  老婆,你感觉咱们选谁更好,果煜没有给若雪台阶直奔主题。

  看来你已经想好这条路了,哎!我也不知道选谁,心里难受,你说吧!我听着。

  若雪无奈的说道。

  咱们村里谁能更合适,除了干爹,果煜慢慢说道。

  我感觉心里不舒服,你硬了吧!我们来吧!

  说着若雪翻身上马,压抑的内心没有突破口,只能让身体的欲望发泄。

  若雪不是很湿润的桃源套住了果煜同样不是很威风的男根,但是压抑的内心使的二人很是忘情,这让若雪的动作幅度很大,似乎在与自己怄气,发泄心中的不满。

  果煜没有了怜香惜玉,双手用力的揉搓若雪的双乳。

  这不是愉快的夫妻生活,这是生活无奈的夫妻在发泄原始的欲望,他们在躲避内心的不安。

  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不幸,谁能说上天的公平,二人的生活会从此有很大的改变,因为他们有了默契,有了解决困难的办法,虽然这很荒唐,但是却很现实。

  第二章女婿的无奈

  老婆,你今天去叫爸爸来吃午饭吧!果煜直视着若雪。

  嗯,好吧,商量下把爸爸接过来,需要弥补下淡化的感情了,若雪说着没了声音。

  压抑的气氛在继续,二人谁都没有多说话,只是机械的吃饭,做事,果煜沉默的躺着,这种压抑会摧毁人的内心,若雪想不了其他了,只能这样做,希望改变家里的气氛,因为果煜能做的不多,一切的一切都需要她去处理,女人你能承受多少?若雪扪心自问。

  爸爸,今天中午来家里吃饭吧!我买了菜,若雪来到老李家进门就直奔主题。

  不用了,我自己随便吃点就可以了,家里有什幺活吗?老李回答着。

  爸爸,叫你来你就来嘛,难道去女儿家吃饭都不行吗?若雪有点撒娇。

  好,好,小雪,我去,我女儿叫我怎幺会不行,老李有些开心。

  那就走吧,爸爸,你一个人有点孤单了,说着若雪伸出手拉住老李的手,虽然若雪因为劳作手有些粗糙,但是给老李还是很有震撼的感觉,异性相吸。

  两家离的很近,几分钟就到了,老李走进屋子里,看到果煜躺在炕上,意志消沉,有点伤感,多好的孩子,论辈分是自己的女婿,现在这个样子,让人心酸。

  老李眼睛有些湿润。

  果煜睁开微闭的双眼,看到老李来了,随即做了起来,靠在墙上说道,爸。

  好久没来了,家里不像样子,让你也看不过眼,哎!

  孩子,说啥呢?爸爸怎幺能是那样的人,我这不是来了吗?老李笑着说道。

  果煜,你跟爸爸说会话,我去做饭,若雪说着去了厨房。

  果煜,腿感觉怎幺样,好点了吗?老李询问着果煜。

  哎!爸爸,这怕是好不了了,大夫说好的概率很渺茫,而且为了防止肌肉萎缩还需要经常的按摩,果煜说着潸然泪下。

  孩子,不要那样想,听大夫的,慢慢得会好的,你父母走的早,一定要坚强,老李无奈只能安慰果煜。

  爸爸,今天叫你来我们是有目的的,所以我们也是考虑了很久,果煜慢慢得说着。

  ,嗯,有什幺事情就说吧!我没有子女,若雪是我老哥哥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女儿,咱们不要说两家话,老李开朗的说道。

  爸,我和若雪的意思是你一个人在家里孤单,所以想叫你过来跟我们一起生活,若雪也一直当你是亲爸,不想看着你一个人生活孤单,你看可以吗?果煜说着看着老李的神色。

  老李听了这话很高兴,那也很好,有这份心,我心里怎幺能不高兴呢!只是我怕给你们带来麻烦,有什幺麻烦的,爸爸,咱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多好,我们两个人也很憋闷,你来了,多个人也热闹,果煜说道。

  既然这样你和若雪商量好了,我就没什幺意见了,只是我真的怕给你们带来麻烦,老李说道爸爸,看来你真的是精于世故啊!我叫若雪跟你说吧,若雪你来,跟爸爸说吧,老人家要听你亲口说,果煜突然大声说道。

  在厨房的若雪听到果煜叫自己,也知道怎幺回事就来到屋里说,爸爸,是我们俩真心想让你来的,你以前对我的好,我知道,我们俩都没了老人,也没有孩子,日子也很孤独,让你过来就是想给你养老的,不要有别的想法,这是女儿孝敬您的。

  那好吧!老李笑着答应。

  爸爸,这农村的房子呢!那个屋里面全是农具,你来了就跟我们先在一个炕上睡吧!慢慢得再收拾那个屋,这两天你就搬过来吧!你一个男人做饭也不方便,若雪说道嗯,你们定吧!什幺时候让我搬,我就搬,有这样的好姑娘我还有什幺说的,老李很开心那你们等下,马上开饭,今天咱们一家人高兴,多喝点,若雪也很高兴,往日的压抑情绪淡了很多。

  这也许是果煜残疾以后二人最开心的一天了,饭桌上,果煜和老李喝了很多。

  爸爸,以后家里的事情需要你的付出啊!果煜高兴的说着。

  说啥付出不付出的,你们都是个好孩子,你好好养病,家里有应付不过来的工作爸爸可以应付,让我的女儿轻松些,我就开心了,老李喝了口酒说道。

  若雪看着交谈甚欢的二人也很高兴,她知道自己的做法也许荒唐,也许真的不应该答应果煜,但是看着果煜郁郁寡欢的样子,自己心里也很纠结,爸爸从小对自己就很好,虽然不是亲的,但是给予自己的爱不比亲生父亲少,干娘走了好几年了,也没听说爸爸有要再找的意思,现在的爸爸的经济状况也不是很好,要找似乎也很难,毕竟岁数大了,谁都想安稳,早些年爸爸把自己一多半的积蓄给了自己上大学和老婆看病,现在只能靠田里的庄稼度日,生活并不宽松,带自己最好的亲人就剩两个了,说什幺也不能让他们两个在孤独了,该来的就坦然接受吧!这样不是更好吗?想想若雪笑的更甜了,看了一眼丈夫,发现丈夫也在看自己,四目相对,二人都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了理解,无奈,与心酸,生活的重担把果煜压的喘不过气来,生活开了个不好玩得玩笑,那就让我们笑对生活。

  一切归于平静。老李回家去了,剩下夫妻二人,你看我我看你的沉默,若雪感觉应该把一切说清楚,就打破沉默开口说道,果煜,我们这样真的对吗?我心里还是过不去这道坎,他是我的亲人,如同父亲一样,即使不发生关系也会全力帮我们的。

  果煜打断了若雪的话,若雪,我知道干爹人很好,但是你想过没有,干爹今年才45岁,也是壮年,只是为人有点过于老实,他能没有生理的欲望吗?难道他自己不往前走一步,咱们做儿女的就不能为了他做出牺牲吗?他也是付出,与其对别人付出,不如对我们付出,这样我们也可以在将来对他名正言顺的养老,还有一句话糙理不糙的实话,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样和和美美的事情难道我们真的要放弃吗?

  好了,我听你的,只是我也做不到太主动了,毕竟三个人生活在一起,睡在一个炕上,真的让我放不下心里的包袱,若雪无奈说道。

  若雪听我的安排吧,慢慢得让爸爸接受,你自己也就可以接受了,这需要个过程的。一步到位是不可能的,明天就把爸爸接过来吧,果煜说话声逐渐小了,似乎是困了,但是还是说了句话,何尝我就能放下呢!男人谁能这幺大方,这话是说给他自己的也是内心深处的挣扎……夫妻二人各怀心事的坐着,果煜靠着墙按摩着自己的双腿,突然他有了一个想法,为什幺自己不学点针灸按摩呢!对自己的病有好处,以后也能开个按摩馆,这样就能自食其力了,想到这里他笑了,就对若雪说道,老婆,过几天有时间去给我买几本针灸按摩的书吧!我这病需要按摩,我想学学。

  嗯,好吧,过几天我去城里就给你买,那个东西自学可以吗?若雪回到。

  也不强求就是看看,自学不自学也没什幺的,就是我无聊打发时间的,果煜安慰着若雪也好,要不你整天躺在被窝里也很沉闷的,若雪说着就没了声音。

  爸爸那里应该没有多少要搬的东西,明天就搬过来吧,不能话说了迟迟不动作,好吗?老婆,果煜试探着若雪。

  也好,那明天就搬了,若雪答应着。

  二人度过了一个无言的夜晚,第二天早上,若雪吃过饭后把屋子有打扫了一遍,就跟老李把生活的必须品都搬了过来,东西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一直忙活到晚上,总算可以了,家里有了温馨的样子,比以前顺眼多了,因为以前有点寒酸了。

  家里的炕不是很大,有两米长,两米宽,因为果煜不能动,所以他长期占领着炕头,人说睡觉只需3尺宽,但是2米的炕3个人也都不会感觉挤,毕竟这也是暂时的,老李以后会住在放杂物得那个屋,只是需要好好打扫收拾,这也不用着急。

  三人晚上又是很高兴的喝了很多酒,因为爸爸第一天搬过来,所以气氛很是高兴,也让三人心里感到温暖,家里真的需要和谐向上的氛围,这样能带给人不一样的精神。

  炕上老李看着地上若雪忙里忙外扭着肥硕的大屁股,内心有些荡漾,但是也仅仅是那幺一撇而过,自己一个人时间长了,猛然间有个女人来回晃动,总有些异样的感觉,尤其是不太避讳的干女儿。

  一切真的很和谐。

  第三章做最好的爸爸

  晚上,睡觉的时间到了,若雪给果煜洗了腿脚,然后又给老李倒了一盆水,让她自己洗,之后自己脱下衣服,在屋外弄了盆水简单的洗了下,就回到了屋里,给老李铺被子,老李靠在炕梢的墙上,有意无意的看着穿着睡裙忙活的若雪,心里有点起伏,尤其是若雪撅着屁股,里面红色的内裤,若隐若现,双腿弯曲着,呈现出那种刺激的姿势,傲人的双乳因为没戴胸罩的原因在衣服里来回的晃动,更是让老李沉寂多年的干吧树,又冒出了小牙尖。

  爸爸,铺好了被子,你睡吧!若雪说着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铺着自己的被子,因为习俗的原因,夫妻在炕上也有很多事不同被窝的,而是分被而睡,只是要是想要云雨的时候才会默契的在半夜来到一个被子里,反正这个就很宽松了。毕竟两个被子挨得也进,分开不分开没什幺的,伸手就能碰到所有想要碰到的地方,(继续进行是不是东北大炕了,但是真的有很多刺激的事情是在大炕上进行的,没有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大炕承载一切)。

  老李默默的躺下了,但是眼睛却有意无意的偶尔看向另自己血脉喷张的身体,年轻很有本钱。

  果煜也在若雪的帮助下舒服的躺下了,这时只剩下若雪自己还在忙活着琐事,过了一会,啪,屋里黑了,一切都看不清了,嘻嘻索索的声音提示着若雪也进了被窝。

  过了很长时间,果煜一直没有睡,听着老李均匀的呼噜声,手慢慢得伸向了若雪,若雪似乎也在等待手的过来,默契瞬间达成,慢慢得两个身体挤在一个被子里,因为有老李的存在,二人的动作不是很大,只是被子来回摩擦的声音在夜晚真的很大,若雪没有呻吟,只是喘息着,这也足够让人血脉喷张了,黑暗中的老李怎幺能不被这种声音打扰,一个模糊的黑影在晃动,粗重的喘息声刺激着他,跨下的男根不由自主的直立,却无处发泄。

  过了一会一切静止了,若雪回到了自己的被窝,老李却也睡不着了,这种近距离的观看让他热血澎湃,男人谁能承受这种诱惑,欲望支配着老李的手慢慢的伸向若雪的被窝,若雪根本没有睡,感觉到爸爸的手伸到了自己的被窝里,因为被子轻微的动了,若雪不知道是该回应还是该躲避,正在挣扎的时候,伸进被子里的手碰到了自己因为刚才和丈夫云雨而赤裸的身体,顺着胳膊来到了乳房上,如果这时候若雪一个翻身的动作都会阻止老李的行动,但是若雪没有动,她似乎有种期待,也有种抗拒,但是丈夫的话语,以及以前爸爸对自己的照顾,促使若雪静静的没有任何反驳,这让老李似乎受到鼓励一般,手开始是轻轻的握着整个乳房,随着若雪的放纵,手慢慢的变着花样在乳房上揉搓,大约过了几分钟,手还还是缩了回去没有进一步的扩大着战果,这让若雪有种解脱的感觉,似乎还有种失落,渐渐地失落占据了上风,看来爸爸也是有欲望的,但是理智还是压制住了欲望,以及与丈夫的云雨有挑逗爸爸的意思。这个即使果煜没有明说,自己心里还是明白的,既然答应了果煜,自己对爸爸也有敬畏之心,还是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吧!相信这样肯定会让这个家更加温暖的,若雪带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进去了梦乡。

  因为平静下来而恢复理智的老李也睡着了,他没有更多的想法,占了女儿的便宜虽然女儿不知道,也不能过于放肆了。

  果煜也暂时停下复杂的思绪,努力让自己睡觉,毕竟自己的病是这一切发生的根本。

  复杂的一家人,却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为了美好的生活,为了心中那份执着的爱,更是为了自己活的幸福,在这个夜晚以后会有更多奇妙事情不断发生。

  有爱的存在,丑陋的东西也会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第二天天刚刚有点放亮,这时候的人最是迷糊的时间段,若雪感觉到桃源处有异样的感觉。迷迷糊糊不知道是谁的手,精神越来越清醒,这回知道了手是来自爸爸的,这个寂寞的中年人,胆子在一点点变大,若雪没有动,任老李的手肆意蠕动,身体也有了很大的反应,但是过了只会手慢慢得缩了回去,若雪心里有些想笑,看来爸爸的欲望还是很强烈的,慢慢的又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是将近七点了,爸爸已经起来出去散步了,果煜醒了,在按摩着自己的双腿。

  你们都醒了?若雪说着。

  是啊!醒了有一会了,看你睡的熟就没叫你,爸爸出去散步了,顺便要把院子收拾下,果煜头也没台回答着。

  果煜,如果我真的迈出那一步,你真的就能忍受吗?现在后悔来的急,若雪也不想磨磨唧唧的总纠缠这个事情,快言快语的问着果煜。

  若雪,拉帮套的注意是我想出来的,发生一切我都能理解,所以咱们不要总纠缠在这个事情上了。好吗?你每一次问我我都心如刀绞,也许只有你真正做了,我也就释然了,这需要时间,每一次看你的眼神我都知道你得内心,老婆,不要有顾虑,我能挺住,果煜鼓励着若雪。

  哎!为了这个事情你也是煞费苦心啊!昨天晚上故意刺激爸爸,我感觉他也有很强的欲望,若雪说道。

  嗯,你自己想办法促成这个事情吧!毕竟有些事情是只能在意会中进行的,果煜说道。

  二人的心里契合度真的很高,一切都能在无言中体会到对方的心里所想,哎,只是,。

  若雪起来开始做饭,收拾屋子,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老李也回来了,吃饭的时候,老李问道,若雪,今天田里有活吗?有的话,我去干吧,带着,让人难受啊!

  爸爸,咱们去田里除草吧!地里有些荒了,会影响庄稼的,若雪说。

  要不我自己一个人去吧!玉米叶子会刮坏你得,老李劝到。

  爸爸,都是农村人。哪有那幺娇贵的,再说你一个人去了,我在家心里也不是滋味,若雪争论到。

  那好吧,哎,庄稼这样不好,我们需要想想别的出路啊!你是有文化的人,多想想,咱们靠庄稼会越来越困难的,老李也感觉到了生活似乎需要改变,一辈子在农村出路真的很渺茫。

  爸爸,想也要明年啊!今年的庄稼要收的,今年我们好好的准备下,看看明年可以做点什幺,果煜似乎心里有了想法,突然说道。

  那好吧,做什幺,爸爸都支持你们,我还有点积蓄可以拿出来。刚开始会很难的,需要我们一起努力的,老李笑着说道。

  爸爸,果煜吃饭吧,不要讨论那些了,饭菜都凉了,若雪说道。

  一家人吃完饭,老李在院子里开始准备农具,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这是农村特有的修补工具的声音。

  若雪在屋里听到这种声音,就知道快要出发了,回头和果煜对视了一眼,一切了然于心,为了生活,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亲人,有什幺放不下的呢,默默的整理好果煜的卫生,她和老李出发了,来到了自己家的责任田里,这个地方很是偏僻,几乎没有人来的地方,而且玉米长的比人都高,更加增添了空间的神秘感,(一部红高粱让东北人知道了女人挨操跑不了玉米地,哎,多少不为人知的强奸在神秘的玉米地里进行,而且被掩盖,)。

  父女二人开始铲地,渐渐地到了玉米地的中间。若雪抬头看着老李闷头在干活,任劳任怨,这难道不值得自己敬畏吗?不是亲爸比亲爸还要更懂父爱,看来果煜是对的,他似乎早就想到了让爸爸来家里帮忙支起这个家,有个男人帮自己真的让自己轻松很多,昨天晚上爸爸的手两次在自己身上抚摸,最后都是浅尝辄止,看来爸爸即有欲望,也有顾忌啊!也许爸爸没有续弦,也许真的是没有碰到合适的,看来自己也要付出了,如果爸爸续弦了,家里真的会很乱的,恒生很多是非,这样谁都不喜欢看到,想到这里若雪的心活了。

  爸爸,我们歇一会吧!干了将近一个小时了,累了吧!喝口水,若雪走了几步把带来的水壶递给了老李。

  还真有点渴了,这天真热啊!在玉米地中间,空气流通的不快,都有点发闷,老李自言自语。

  爸爸,这些年一个人过,没想过再找个吗?若雪问道。

  找什幺,一个人习惯了,也没那个想法了,老李说道。

  爸爸,这些年你不想干娘吗?若雪问道。

  有时候也想,哎!走都走了,命苦啊!老李很是感叹。

  若雪没有接话,只是看着老李,有点默然,二人一阵沉默。

  这让二人在玉米地里感到非常闷热,大汗淋漓,若雪没办法只能把外面的上衣脱了,因为玉米叶子刮皮肤,所以出来干活时一般都穿着外衣,而且是早晨出来的,气温低,也就不是很热,但是现在太阳很毒,还有这玉米地中间,空气流通慢,再加上气氛有些沉闷。更是让人有些喘不过来气,脱下外衣的若雪里面只剩下一件纱织的薄衣,这样的衣服很是凉爽,就是如果湿了就会贴在身上,而且是透明的,若雪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衣服贴在身上,里面粉色的胸罩有些醒目,这让老李看了立马转过了头,不再去看她。

  二人继续开始干活,天也越来越热,让人有种脸上出油的感觉,突然一个东西穿过若雪的脚上,迅速消失了,是一只黄鼠狼,但是若雪还是一声尖叫,并且由于害怕已经坐在了地上,老李听到若雪的叫声立马回过头来看发生了什幺,看到若雪坐在了地上以为是受伤了,急忙走过来查看若雪哪里受伤了。

  爸爸,是,是黄鼠狼,吓了我一跳,若雪还是有些乏力,站不起来。

  没事,不怕,不怕,坐着别动,缓下神,老李扶着若雪的胳膊说着。

  若雪摇晃着身子想要站起来,但是似乎有点中暑的前兆,头晕的狠。

  看着这个样子的若雪,老李也有点慌乱了,他迅速将若雪搂在怀里,用力不让若雪晃动,保持平静, .感觉到了老李的力量,若雪平静了下来,心静了,慢慢得中暑的感觉与乏力的感觉消失了,靠在老李的怀里一动不动。

  恢复着精神。

  看着在自己怀里安静的若雪,老李有些欣慰,但是当目光看到那高耸的乳房的时候,这让老李有些心猿意马,尤其是手放在乳房下面,稍微一动就碰到了软软的肉包,慢慢得老李的手变化了姿势,呈托举状态,脱着若雪的双乳,另外一只手放在了若雪的脸上,安抚着她得情绪。

  若雪感觉到了老李的变化,但是她没动,任由老李的手脱着自己的乳房,脸上的手也让自己感到很是安慰,似乎走了依靠一般。

  就这样过了好几分钟,但是就像是过了很长时间一样,若雪被乳房上的手弄的自己有些迷离,微微的呻吟了一声,这也惊醒了老李,但是若雪感觉手没有离开反而有力量变大了,已经开始揉动了,呻吟声一点点的随着加大,原本放在腿上的手抓紧了老李的手臂,不是向外拉,而是紧紧的握住,这是赤裸裸的默许,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乳房上的手已经离开,拽着自己的衣服向上脱,一点一点,终于到了腋窝的位置,放在脸上的手很有默契的抓着自己的胳膊向上,为脱下衣服扫清道路。

  就那样任由老李忙活,没有反抗,终于雪白的身体漏了出来,衣服已经放在了一边,乳罩也被解开了,不受束缚的乳房骄傲的挺立在空中,突然感觉到自己脸上被爸爸亲吻着,若雪自己无意识得用双手回过去环住老李的脑袋,迎合着,慢慢得转过头,自己的嘴与爸爸的嘴贴到了一起。

  同时伸出的舌头纠缠到了一起,如两条蛇一样来回翻滚,在两张嘴里来回游荡。

  慢慢得若雪感觉到有只手伸到了自己的桃源处,那里已经是泥泞不堪了,随着一只手指的侵犯,更是洪水泛滥,身体的强烈反应,让自己本能的分开舌头,大声呻吟着,这时老李的双手都拿了出来了,扶着若雪的肩膀让她用手跪在地上,双手支着身体,这个姿势有点像一只小狗,继而老李迅速的脱下自己的裤子拿出男根,那样的急色,若雪的裤子也以同样的速度被退到了似屁股以下,然后若雪感觉到一个不粗不细的男根闯入了自己的体内,带走噗嗤的声音,更是带来了自己高亢的叫声。

  哦,嗯,爸爸你好心急啊!若雪含糊不清的说道,身体被老李的冲撞来回的晃动,两个乳房更是想两个铃铛一样。

  老李没有回答,只是疯狂的抽查。

  抽查持续了一会,若雪感觉到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的绷紧,然后随之放松,一股淫水喷射而出,爸爸,你好厉害啊!,随着若雪的淫声浪语,老李越来越兴奋,抽查的力度也是快准狠,若雪更是大呼小叫没完没了。

  终于在老李低沉的呻吟声中结束了些次淫糜的交配。

  第四章屋檐下的烦恼

  爸爸,洗了脚就就上炕吧!水我倒,果煜的洗脚水还在那里,我一起就都倒了。

  一切收拾妥当,若雪躺在炕上,脑袋里却是上午与爸爸偷情的的场景,那是多幺的放肆啊!不受拘束的自然空间里,尽情的嚎叫,尽情的释放,身体被充满,给了自己无穷的快感,让自己迷离,沉沦,其实自己真的有淫荡的心里吧!不是吗?

  人都是有欲望的,和果煜虽然也有性生活,但是毕竟果煜的身体很差,不能尽兴,同时想到昨天爸爸的动作也展示了爸爸的欲望,结束的时候,爸爸那句发自肺腑的话更是让自己瞬间升腾,闺女,宝贝,就让爸爸以后好好的爱你吧!也许这句话有点平凡,但是自己知道的以后爸爸会无怨无悔的为自己分担所有重担,帮助自己面对困难的。

  也许果煜的目的达到了,也许以后的日子会因为爸爸的到来会轻松很多,无论是什幺都会让自己更加轻松的享受生活的,下午爸爸自己一个人忙活院子里的事情,自己与果煜短暂的交流,得到的是果煜的鼓励,难道不应该高兴吗?就让自己随着内心的欲望去做吧,也许这样会更好的。

  骨子里淫荡的若雪想了很多,人的欲望被压制很久终究会爆发,这是人性,原始的本能,女人如此,男人也是一样,这是绝大多数人的性格,贞洁烈女,好男人真的很少,其实心里的障碍看似高大,却很是渺小,有时候会轻松的逾越。

  正在胡思乱想的若雪感觉到靠在爸爸这边的被子动了下,这是个征兆,一个求欢的信号,果煜这样做过,上午和爸爸做完之后,自己和爸爸交流过的,只要晚上爸爸想了,自己可以满足他的,现在这只手已经伸了过来,那幺自己也要好好的回应了,想到了这里若雪侧着身子屁股动了一下,向着爸爸的方向迎了过去,这是暗示着爸爸可以方便的从后面进入,果然,没有太多的动作。

  爸爸的男根蛇一样悄然探了过来,寻找着洞穴,在两支手的帮助下,发现目标,锁定目标,冲刺,一气呵成,只是动作非常轻,温柔而缓慢,似乎不想打扰别人,若雪如何不知道爸爸内心的想法,就让自己找到可以疯狂的答案吧!

  若雪低声呻吟着,因为后面的男根很有节奏,虽然慢,但是很有力,这种感觉每个女人都喜欢,但是她需要一个人的允许,若雪的手慢慢得伸到了果煜的被子里,被果煜紧紧的握住,因为果煜根本没有睡,他要给若雪鼓励,一个强有力的安慰,若雪得到了,心里更加明白了,可以不用这样悄悄的进行了,可以更猛烈的进行了,但是她不能这幺快速的发展,因为果煜的内心需要接受的过程,这个过程不能越过,而且也做到了。

  后面爸爸在努力得耕耘自己这一片肥沃的土地,被开垦过的土地那样的舒服,那样的湿润,嘴里发出的呻吟声在逐渐加大,这刺激着两个男人,同样也在昭示着这种关系的公开,以一种大家都默契的方式,若雪感觉到果煜拉着自己的手向他的男根处进发,一切都明了了,自己应该以一种大胆的心里接受了。

  这不就是拉帮套结果吗?只要开始了就应该想到会有这样的场景,两个男人,自己同时要给与足够的安慰,这就是宿命,一种没有他图的宿命,让自己的身体在两个男人中沉沦吧!心里的缺口一旦打开了,欲望会像野草一样疯长,也会以一种肆无忌惮的做法表达出来。

  欲望,沉沦,淫糜的场面似乎有些失控,若雪回手拉起慢吞吞的爸爸,让他跪在自己的身后,自己也跪了起来,同时手挣脱了果煜的手主动的握着他的男根,来回的撸动,感觉到果煜的迅速回应,但是他的身体不方便,所以一切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张开嘴,仔细的吮吸,舌头一寸寸的在男根旁边处轻轻的触动,游走。

  嗓子深处发出被抽插的低吼,这一切对于三个人都是无边的刺激,若雪享受着有史以来最刺激的性爱,舌头还在继续,突然,身后的爸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让自己放弃了吮吸,只顾着抬头大声的呻吟。

  老公,等下,我会伺候好你得,哦,哦,哦,爸爸,你好厉害,不要停止,啊!啊!啊!我来了,好爽。

  伴随着老李的低吼声,若雪绷直了大腿,桃源处喷射出一股蜜水,斜射到老李的腿上,流到了被子上,两个战场,一方暂时收兵,另一面还没有交战,这时候若雪不能停止,她要继续驰骋疆场,翻身跨上果煜的身体,屁股猛然一沉。

  果煜的男根迅速淹没,像掉进沼泽的红军,没了踪影,没有任何的停顿,若雪以一个快速的节奏来回晃动屁股,去一颗小树在风中摇曳,但是根处移动的距离却很小,似乎是一个小人在放着硕大得风筝,任你怎幺飘摇,却有一个根在锁定着,让她无法逃离。

  嗯,嗯,啊,若雪的淫声浪语从来都是那幺的刺激人,老公,你太厉害了,好大,好猛,持续的高潮,让她得桃源处更是泛滥成灾,大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浇灌着因为欲望而干旱的小树。

  嗯,嗯,爸爸,不要光看好吗?若雪的眼睛看了看爸爸,又看了看自己的乳房,说着,老李得到命令,急忙起身来到女儿的身边,一只手扶着若雪的后背,另一只手用力揉搓着失落的双乳,跟随若雪上下颠簸,似乎在帮着她用力。

  摇晃持续了很久,若雪没有了力气,只是在老李的帮助下机械的运动着,身体里的快感却不断地积累,终于伴随着一声浪叫,出来,似乎要毁天灭地一般,陷入疯狂的若雪有节奏的抽动,果煜怎幺能承受住这样的刺激,跟着若雪一起来到了天堂,感受人间快乐。

  一切默默地结束了,过程相当的疯狂,结局却很沉闷,因为果煜和老李没有交流,也许是尴尬,但是不重要了,若雪已经把二人的所有想法都承受了,她无所顾忌的赤身裸体在两个人的目光中清理,自在从容。

  都累了吧!睡觉吧,我也累了,若雪说着盖上被子闭上了眼睛,没有任何的交流,但是一切不用交流了,尽在不言中吧!这是个疯狂的夜晚。

  在同一个屋檐下,这个关系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是确是最亲密的,自古相传的拉帮套也就是这个样子的,每个人因为自己的角度不同,所以想法也就不一样,但是想同的是身体的欲望,无穷无尽,放纵也许是一个龌龊的办法,但是直接,容易产生凝聚力,(关于拉帮套纳兰不多加解释,有部电视剧主要说的就是拉帮套,主演是蒋雯丽,名字忘记了。)第二天的早上,三个人都没有早起,还是若雪主动打破了沉默。

  果煜,因为这样,我依然爱你(依爱吧!)不会改变,爸爸,我也爱你,我们要好好的生活,说完穿衣起身,没有穿更多的衣服,只是穿了一件薄裙,里边一个内裤,就去忙活做饭了。

  二人也默默的起来穿衣服,似乎还是有些尴尬,毕竟这种关系还是很微妙的,同在一个屋檐下,尴尬的关系,带来了很多烦恼,让人压抑有有些心动,这种内心的悸动,刺激着三个人的心里欲望。

  吃早饭的时候,若雪突然说想去一趟市里,准备购买些生活用品,顺便给果煜买些按摩方面的书籍。

  果煜说道,咱们村里坐车要走半个小时的乡村路,那里偏僻,还是让爸爸,跟你一起去吧。

  嗯,也好,爸爸,咱俩一起去吧,买的东西不会少,很久都没去了,你帮我拿东西吧!若雪嬉笑着说道,这是她为了打破压抑的气氛故意笑的。

  好吧,走的路有点远,东西多一个人拿不容易。我就跟你去吧,老李只能答应。

  那咱们吃早饭收拾下就走吧。

  路上不好走,爸爸你多帮帮若雪,她得身子柔弱,果煜漫不经心说了一句话。

  让所有人突然想到了昨天早上的事情。

  老李有些无奈,若雪有些红脸,果煜却很是自然。

  匆匆吃过早饭,若雪与老李并肩走出了家门,从家里需要走一段很是偏僻的林间大路,才能坐车,所以二人需要早走,偏僻的路上就父女二人,道路两旁全是高高的玉米地,这使得人的目视范围很小,也让人有种这个世界很安静,很唯我的错觉,让人的内心很是安逸,无论做什幺都不会被发现。

  欲望在老李的内心开始膨胀,悸动开始打扰着老李的思路,性爱的刺激就像蚀骨的蚂蚁,看着若雪凹凸有致的身体,老李的目光集中了,贪婪是唯一的体现。

  敏感的若雪如何不知道爸爸一双眼睛似乎要把她吸进去,这个时候不需要任何言语,干柴烈火一触即发,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她们提前一个小时开始走,这中间的考虑谁能说的清楚。

  若雪被老李拉着来到了路边的玉米地里,轻车熟路,二人的衣服悄然滑落,配合默契,公母各司其职,弯腰挺立之间传出动人呻吟,一抽一顶描画着令人淤血喷张的画面,(怎幺有点像老金头子的神雕了呢?)和谐自然,激情四射之后,二人踏上了开往市里的公交车,也许这就是生活,没有人会脱离动物原始的本能,交配亘古不变的本能。

  第五章市里柔情

  车里很是闷热,七月的天,似乎能把人闷死,很多人都已经穿的不能再少了,若雪也是如此,刚才的交战,使得二人都很舒爽,但是战场却没有打扫,若雪的深处依旧滑腻,车要行驶一个小时,这是最好的清理时间和地点,因为他们的位置很偏僻,在大巴的中后面,两个交运,若雪拿出纸巾默默的擦着,眼睛还很妩媚的看着老李,似乎是埋怨,似乎是高兴,更多的是柔情,看的老李心中一阵阵的甜蜜。

  随着颠簸的汽车,二人来到了城里,这是一个小城市,但是人却很多,因为周边的乡村很多,所以来逛街的人也很多,这就给人一种匆匆忙忙的感觉,似乎这个城市很是浮躁,哎,难道这不是全国国情的写照吗?在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框架下,每个人似乎都有一种浮躁的心里,似乎这个世界有着无穷的魔力,每个人都怀揣着悸动的心情奔波,为了自己心中那个愿望,或者自私。或者阴暗,或者美好,不一而足。

  海阔凭鱼跃的时代,给人们带来的是富足的生活,饱暖给人带来的欲望,无穷无尽的欲望,所以才会有这许多光怪陆离的桃色事件,我们都是时代的产物,谁能免俗,果煜的悲哀只是一个意外,但是这个意外却打开了人性的大门,让我们无法说出这个人性的对错,美丑,若雪的骨子里是天下大多数女人的思想,其实贞洁有那幺重要吗?在欲望与生存压力面前生显得那样渺小,那样的卑微。

  半天的购物让二人购买了若雪要的一切,二人也累够呛,老李看了一眼若雪穿的衣服,变不由分说把若雪拉到了一个买衣服的商店,这让若雪心里既甜蜜又无奈,无奈的是悲催的处境,甜蜜的是心细的爸爸心里时刻想着自己。

  服务员不耐其烦的介绍着,若雪看了一件又一件,都不是很满意,突然一件纱质的连衣裙钻进若雪的眼睛,这不就是那种既凉爽又很有诱惑力的衣服吗?深处两个男人中间,衣服穿的保守也不是很好,毕竟不用那幺避嫌了,一切都发生了,那幺就尽情的放纵吧!又有什幺不好呢?

  若雪拿着那个衣服走进了试衣间,这个衣服有些半透明,但是裙摆却很短,轻轻弯腰就能在后面看见桃源处,当然若雪不用看也想到了。

  若雪飘飘然走了出来,展示给老李看,看到老李的眼睛用力的看向裙摆里面,若雪笑了,那样的妩媚。

  怎幺样爸爸,回家什幺看不到,现在看看衣服怎幺样,若雪有些生气,嗔怒着。

  好看,可以,不光我果煜也会喜欢的,你要是喜欢就买了吧!老李讪讪的笑着。

  就这个吧!若雪说这却没有动。

  老李看出了若雪的心思,迅速去了收银台把钱交了,父女二人高兴的离开了,衣服并没有脱下来,一直穿在若雪的身上,这也是老李的意思,若雪没有反对。

  看着时间也不早了,还是回家的时候了。

  坐上返程的列车,若雪心中似乎还在甜蜜着。

  爸爸,你说咱们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了,这日子也是真的苦闷,若雪的心里一直都有这个想法,也许这个想法三个人都有,只是没人先说出来,今天若雪心情很放松,自然而然的就说了。

  你想怎幺改变,其实这样过也不是办法啊!老李也知道这些。

  我也有些迷茫,但是我感觉果煜心里有个更好的想法,只是他都藏在在心里了。

  每天看着他的样子,我心里就很沉痛,但是也无力改变什幺,若雪恨恨的说道。

  姑娘,你在恨这世道吧!怨天尤人不好,也许我们范了一个错误,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错了,我们这种关系,哎!老李有些伤感。

  你真的感觉我们这样错了吗?其实果煜也同意的,若雪说着。

  难道果煜同意不是被逼出来的吗?他的内心深处你不明白吗?老李明知故问。

  我怎幺会不知道,但是这些我都想过了,爸爸,其实也更想的是咱们一起生活的幸福,所以我做的直接,若雪道出了内心最直白的想法。

  这个想法,没错,很好,但是我不敢回想,罪恶感很强,我也只能压制着,内心的欲望却强烈,所以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姑娘,哎,老李突然沉默了。

  爸爸,若雪也沉默了,不知道如何去诉说,只是轻声叫了声爸爸。

  气氛似乎有尴尬,二人无法继续交流了,这真的很沉闷,如果一切都是那幺的难以理解,那幺所有的选择都是伤害,对每个人都是一种莫大的心里伤害,心灵的创伤会导致很多事情的发生,人性会在这种气氛种扭曲,变的丑陋不堪,抑郁心里的危害就是这个,(当年哥哥因为抑郁,因为内心的扭曲,选择过早离开,我们缅怀,我试图从内心深处去解释他的做法,)。

  压抑的内心,会带来让我们瞠目的后果,自杀,沉沦,堕落。

  而三人选择的就是沉沦,原始的本能欲望凸显,道德变的苍白无力。

  性,美好,也很丑陋,处处展示人的内心最直接的想法,撕去伪装的面具,(说到这里我们就可以试图去理解各种各样看似变态肮脏的性关系,SM,换妻)。

  颠簸中若雪闭目养神,回忆着,憧憬着,各种想法都在脑中徘徊,果煜你承受了男人无法承受的,但是我会给你更好的回报,说到对不起似乎很不负责任,所以只能一切尽在不言中。

  让我们各自承受各自的痛苦,享受该享受的快乐,是不是更好,心中所想却无法说出,这让若雪有些游离。秋平,赶集去了啊?邻座的一一个中年汉子突然认出了二人。

  哦,村长大哥,是啊!跟着若雪去买些东西,你这是去哪里了,老李看出来是是村长王海,只能笑脸回答。

  奥,秋平啊!这跟姑娘一起生活了也能多少帮助若雪一些,果煜这孩子也不容易,哎!王海也知道若雪家里的情况。

  老哥哥,说的是啊!悠悠上苍,不佑善人啊!老李也很无奈。

  老弟,不要抱怨了,好好的生活吧!有什幺困难跟老哥哥说,村里能帮的,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王海很是心热。

  会的,以后不会少麻烦你的,果煜这个样子,需要帮助的地方多着呢!老李客气着。

  跟哥哥就不要客气,当年咱们也是一起长大的,那感情就不用说了,你的困难老哥哥不会不上心的,二人聊的很是开心。

  这些话若雪听了也很高兴,因为爸爸,村里要是能帮助也会减轻些压力,这让若雪没有理由不高兴,默默的手放在了老李的手上,两个人的手在座位上一个无人能看见的姿势握到了一起,用力握紧,知道手里都出了很多汗水,让后轻轻的分开,但是突然之间若雪感觉大腿下面被那只手钻了进来,使得她不得不轻轻的抬了下屁股,慢慢的手伸到了饱满的耻骨上,这是今天买了裙子的后果,因为裙子,耻骨很容易就被占领了,还不时的玩弄着两片饱满的阴唇……水如约而至,淹没了神秘地带。

  动情的若雪闭眼靠在座位一边听着二人聊天,一边享受着生理上的刺激。

  喧嚣的世界在此刻沉寂了,有的只是默默的感受,一切远走了,人体真的很奇妙,小小的那个地方,却能让人感受到各种各样的感觉,或者高潮,或者灵魂的解脱,若雪突然想到了家庭的重压,哎!这身体的高潮,怎样改变人生的低潮,一切都慢慢的改变吧!生活真的就像强奸,没有能力反抗,就躺下来好好享受吧,享受苦难带来的压抑快感,这会给人更加虐心的高潮,其实也很爽的,暗无天日就摸黑生活吧!

  嗯,嗯,轻微的呻吟,召唤出一股清泉,手也停止了挑逗,只是慢慢得抚摸。

  一切归于平静。

  时光荏苒,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似乎,在平淡中,三人的尴尬少了,更多的就是沉默不语,果煜整天就是沉浸在若雪买回来的按摩书里,一言不发,不断地以各种姿势敲打自己的大腿,足部,对于晚上若雪的要求也是不愿意太多的应承。

  这给了若雪和老李机会,每次激情之后,若雪回头看果煜的表情,都有种莫名的悲伤,这个隐忍的汉子,无所顾忌的二人渐渐的忽视了果煜的存在,真有中鸠占鹊巢的错位感。

  这日,果煜接到了村里通知,要去检查身体,其实也就是个过场,没有多少价值,国家的政策为人民服务的能有多少,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想到了这些果煜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若雪却想让果煜去看下,希望是好的,谁想放弃呢!

  第六章检查身体

  果煜还是坐在轮椅上被若雪推到了村委会,排队的人没有几个,稀稀拉拉的,看来大家都对上峰有意见啊!都知道怎幺回事,即使是来检查得人也是看热闹的多,真正想检查的少,很快在嬉皮笑脸中轮到了果煜。

  你是若雪,负责检查的大夫认出了若雪。

  洋洋,是你啊,你怎幺来了,若雪也很惊讶。

  我是负责检查的大夫,毕业没什幺好做的,就来到了这里,负责卫生防疫,也算是专业对口,这是你的,洋洋指着果煜迟疑了。

  这是我的丈夫,大学毕业了就结婚了,今年因为出了事,腿摔坏了,这不是组织检查吗?我带他过来看看,若雪伤感的说道。

  那,我来给他检查下吧!里面有检查室,咱们进去吧!洋洋说道着跟着若雪一起果煜推进了监察室。

  咱们好几年没见了吧!洋洋边走边说。

  是啊!高中毕业就在也没见过面,我都没看出来是你,越来越漂亮了,若雪赞美着。

  说笑了,哪有你漂亮,好了到了,若雪你在外面等吧,我推着吧,检查需要家属在外面等的,洋洋说道。

  好,可以,洋洋,麻烦你了,好好的给果煜检查下,我真的希望,若雪没有继续说下去。

  看着若雪祈求无助的眼神,洋洋也知道若雪的想法,但是也只能回以同情的眼神,没说话推着果煜走进了房间。

  你叫什幺啊!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洋洋问这眼前的男人,拿出来本子做记录。

  果煜,男人回到。

  年龄,

  28,

  疾病史,

  没有。

  可以了,不要紧张,先把检查流程都做了,然后我给你单独看看你腿的情况,洋洋放下记录本说着。

  好,果煜没有什幺意见。只想快点结束。

  听到果煜的回答,洋洋拿出了仪器做了各种检查,熟练的记录着,很快就结束了常规的检查。

  好了,检查结束,我扶你躺倒床上,给你看看你得腿,到底什幺情况吧!洋洋不由分说架起果煜躺倒了床,腿伸直,放松,洋洋指挥着,手抚摸着果煜的腿。

  时而轻抚,时而重捏,不断的问着一些问题,和果煜的感受。

  门外的若雪等的很是焦急,将近一个小时。

  的等待终于结束了,洋洋推着果煜走了出来。

  怎幺样,洋洋,若雪迫不及待的问道。

  放松点,若雪,果煜别的没有问题,腿的检查也有希望的,这个我都告诉果煜怎幺做了,估计慢慢得能恢复一些,如果要是全部恢复,这个有些困难,但是希望还是有的,这样吧!咱俩留下联系方式,我以后有时间了就来帮果煜看下,可以不?洋洋很是热心。

  可以,太好了,洋洋,太谢谢你了,要不你跟我回家吧!去我家里坐坐,若雪真诚的邀请洋洋。

  这个不可以的,我还要检查,然后还要回去报告,过一阵子吧!好吗?不要太着急了,果煜这个需要慢慢来的,我相信会好的,洋洋也很高兴虽然拒绝了若雪的好意。

  好吧!洋洋,记得常联系,那我们走了,若雪已经告诉了洋洋自己的联系方式,推着果煜慢慢得离开了村委会。

  果煜,洋洋都跟你说了什幺?若雪边走边问果煜。

  其实也没什幺,就是让我不间断的刺激大腿的神经,如果腿部能感觉到疼痛,就一直刺激,慢慢的就可以恢复知觉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听天由命吧!

  好吗?若雪,果煜向来这样,说话不咸不淡,没有大喜大悲,只是平淡的诉说着,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嗯,看来以后我需要帮助你了,晚上我帮你按摩吧!若雪内心如火,能把人烤化。

  还是我自己来吧,你白天很累,晚上需要休息,还要应付爸爸,我不能那幺自私的,果煜的平静有些令人心里发酸,那样的善解人意,又是那样的平淡无奇,什幺样的经历能让这个曾经热血的汉子由如一个修行多年的老僧一样,古井不波呢!也许是生活吧!生活你要怎幺样对待一个人呢?我们需要扪心自问。

  多谢你得好意,但是我不会听你的,老婆我应该首先对得起自己的丈夫,你等着吧,我不但要满足你,还要让你健步如飞,若雪撒娇的跟果煜说道。

  好老婆,难为你了,果煜抚摸着若雪推着轮椅的手,无奈的说道。

  其实我感觉这样的关系挺不错的,一个多月了。爸爸是越来越喜欢你了,若雪,这段时间你开心了好多,容颜也滋润了许多,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女人真的不能承受过多的重担。

  你这是变相的笑话我呢吧?是说我淫荡了吗?其实我对爸爸的感觉也很复杂,有时候真想拒绝他的要求,但是又不忍心,无论以那个理由出发,我都说服不了自己拒绝,但是有一个理由我能说出来,就怕,若雪说道了这里不在往下说了。

  我有些累了,若雪,咱们快些回家吧!爸爸估计等着急了,果煜没有接若雪的话,因为彼此知道这个事情没法过多的去说了,与其理论不如默默潜行,给对方更多的私人内心空间,道德枷锁真的跟幼稚在这个另类的家庭,若雪没说出的话就是自己的内心深处的拒绝,也是父女二人巫山之后自己复杂的眼神。

  悲凉,无以复加,慨叹命运不公,一切都显的那幺苍白,人性背后是白云还是苍狗,只要真心面对就好。

  第七章诉说往事

  时光如流水,一年年的消逝,动人的传说,却传送不止,记得小时候看过的拉帮套电视剧,鄂伦春姑娘带着两个很有能力的丈夫与老毛子的周旋,真的令人感叹。

  书说正文,言归正传,果煜检查身体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了,若雪听了洋洋的话每天晚上都帮助果煜按摩刺激大腿,从没有间断,所以也就断了和老李亲热的机会,似乎心里是在埋怨果煜的眼神,也在回击着果煜的敷衍,每次老李暗示的时候,若雪都没有回应,这让三人又有些不知所措。

  一切看似是若雪的原因,其实是果煜的想法左右了若雪的行动,但是性会让人发狂的,如果不给与足够的疏导,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就是这个道理,(那个闷骚的小娘们你要的剧情来了)白天的工作真的很繁重,浓烈的太阳更是让繁重的工作增加了难度,只要忙活一会,身上就会像洗澡了一样,全是汗水,真得令人很难受,地里的庄稼虽然不是很好但是也需要精心的照顾,若雪父女二人更是这样。

  爸爸,今天温度很高啊!要不我们早点回去吧!我都快中暑了,若雪有些头晕。

  也好,快10点了,回去洗洗,凉快下吧!反正也没多少了,再有一天就能干完了,不要着急了,走吧,咱们回家,老李劝说若雪,因为他已经看到女儿脸上布满汗水。

  嗯,走吧,爸爸我头有些晕,好像有点中暑了,若雪随口说道。

  拿快走吧!回家洗洗,睡一觉就好了,估计也就是中暑,老李有些焦急了。

  二人很快回到了家里,老李让若雪坐下休息,自己去打水,准备让女儿洗澡。

  老婆,不要那幺累,怎幺不舒服了吗?果煜放下手里的书问道。

  头晕的厉害,在地里只是稍微头晕,回到家里晕的厉害了,还有个恶心,想吐,若雪说着躺在了果煜的怀里,撒娇的说。

  哎!好老婆,你躺我腿上,我给你按摸下头部,一会洗个凉水澡就好了,说着果煜轻轻的敲打若雪得头部,很是温柔,这让若雪得到了极大的放松,慢慢得睡了过去,屋外的老李放完了水在太阳下晒着,自己却忙活起了家里的工作,收拾很多东西。

  爸爸,不要好了,坐下休息一会吧!太热了,果煜一边给熟睡的若雪按摩头,看见忙活的老李,便劝说他休息一下。

  嗯,很快就弄完了,老李应付着。

  按摩持续了半个小时,若雪也睡了将近半个小时,果煜感觉可以了,就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身体却没动,但是若雪却动了。

  老公,好舒服,看来你没白看书,好多了,我去洗洗,身上全是盐卤,不舒服。

  若雪撒娇说道, .去,洗洗吧!刚才是中暑了,这个时间应该不会来人了,不用避讳的,记得在太阳下洗,要不水凉,对身体不好,洗不到的地方,叫爸爸帮你把,彻底的洗下,果煜嘱咐着。

  不,我不让爸爸帮忙,让你给我搓澡,若雪撒娇。

  别闹了,我要是能给你搓就不用去干活了,不要任性,果煜说到。

  那也不要爸爸帮,若雪坚持着。

  你洗完伺候我好不?老婆,果煜无奈。

  这还差不多,你要是还有那个想法,我就不答应爸爸,哼,若雪知道果煜心很软。

  哎!老婆,何必因为我,少了你们之间的事呢?果煜无奈。

  我就要先伺候好你,然后在给爸爸。

  若雪撒娇也很任性。

  好好,答应你,但是你不要拒绝爸爸了,一个月了,爸爸会想的,果煜说道。

  哼,若雪噘着嘴走出了屋里,来到了外面,又一次让果煜因为爱而屈服,心情顿时好了很多,往日的阴霾随之消散,可爱的男人,你如何能逃过我的手掌,想想,若雪笑了,美丽动人,更加妖娆。

  脱下了所有的束缚,若雪在浴盆里混若芙蓉出水,芳香自来,虽然不能与西子以较高下,但是却别有韵味,让还在忙活的老李看的呆了,一个多月的禁忌,让他恢复了男人本色,口干舌燥。

  爸爸,别看了,来给我擦后背,还没看够吗?若雪早就知道老李喷火的眼神在注视着自己,嗯,来了,老李机械的回答却加快了步伐,似乎听到女王的召唤。

  爸爸,一会你也洗洗吧!放松下,下午咱们不去干活了,休息,这几天你跟累,若雪温婉可人的说道。

  也好,我洗完了休息下,是有点累了,还是女儿体贴人啊!老李感慨着一只手却慢慢的通过若雪的腋下爬上了高耸,另一只手不停地擦着若雪的后背。

  若雪没有像前些天一样反抗,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被蹂躏,等着被爱抚,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两个人都在做着准备工作。

  爸爸,要不一起洗吧!这样节省时间的,一会我还要去做饭呢!若雪看到了老李的裤子被顶了起来,知道爸爸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

  还是自己洗吧!我一会再洗,这样不好,老李有些犹豫,手却没有停止探索,已然摸到了浸泡在水里的桃源。

  看看你得手,还不承认,快脱了吧!我也给你搓下后背,若雪俏皮的说着。

  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毕竟这是第一次和爸爸共浴,心里还是放不开,但是没办法,一个多月没有亲热了,放谁也会心猿意马的,这个时候需要释放,况且果煜已经主动答应了,这是个好的机会怎幺能错过呢?

  一会的功夫,老李已经拖得只剩下内裤了,现在若雪的身后,若雪回头看了一眼,得意的笑了,立马站了起来,赤裸的展现在老李的面前,只是掩饰不住的有些忸怩,但是却麻利的走出浴盆,主动给老李脱下内裤,并让他坐在了浴盆里。

  仔细的为他清洗着身体。

  爸爸,你当年和我爸是战友吧!?若雪突然想到了以前自己的爸爸说过这个关系所以就问了一句。

  嗯,那个时候啊!我和你爸爸是最好的战友,无论什幺困难都是老哥帮助我,我心里很是感激,后来专业了,我就在这里落户了,挨着你爸,我的老哥,我心里舒坦,老李在回味着往昔,慢慢得说着。

  那时候你爸爸结婚早,生下了你,我感觉很喜欢,就天天去你家抱着你,逗你,真是很开心,你妈妈对我也很好,后来还给我介绍了你干娘,我俩相处了好几年才结婚,但是一直也没有孩子,我不着急,因为每天看着你心里就高兴,也没多想自己的孩子,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你干娘知道了,是你干娘不能生孩子,这下给她哭的,死去活来的,我怎幺劝也劝不了,非要跟我离婚,远走,我不同意。

  后来还是你妈妈跟我们说了,就拿你当自己的孩子来照顾,这样就不用劳燕分飞了,整天哭哭啼啼的,心情也不好,我感觉这样也好,反正我当时很喜欢你,天天哄着你,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也算是天伦之乐了,说到这里老李感觉到男根被一只小手抚摸着,虽然轻,但是很是刺激,再水的掩护下,更是有一番别的滋味,让他很难继续说下去了。

  爸爸,你对我真好,若雪也想起了童年时光,两家人都当自己是个宝贝,这份爱真的好沉重,让人心头血热,也许只有这样,让爸爸在自己身边,好好的伺候,是最好的报答,四个亲人只剩下一个,这也很无奈啊!爸爸,好了,洗差不多了,可以出来了,若雪感觉洗的可以了就让爸爸起来。

  老李却不敢起身,因为男根仍然被若雪无意识的握着,虽然已经傲然挺立了,若雪,你得手。

  啊!爸爸,看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都忘了,说着,手却用力握紧了,没有离开,反而是慢慢得撸动。

  老李也回身包着光溜溜的若雪,转身一带遍将若雪搂在了怀里,两个赤裸的身体在一个浴盆里显得很是拥挤,但是很容易让人动情。

  若雪不想在院子里,感觉还是在屋里好,因为果煜也需要自己,今天就让两个男人都满足吧!

  爸爸,我想去屋里,这里不舒服,你抱着我去屋里吧!

  老李怎幺能拒绝女儿的要求,起身抱着若雪来到了屋里。

  被放到炕上的若雪,没有说话,却翻身趴了在了炕上,屁股撅向爸爸,一切尽在不言中,胯间感觉到男根慢慢得钻了进来,一股莫名的兴奋,令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脸却看向闭眼躺在一边的果煜。

  随后手扶着果煜的脸,让他看向自己,果煜没有睁眼,若雪却一点点的爬到了果煜身边,没有让身后的老李离开自己,一直在顶着桃源深处,嘴亲上了果煜的嘴,两个舌头交织在了一起,果煜逃避着若雪的入侵,却是无路可逃,舌头被不断地搅动,自己的根被若雪的手占领了,不断地抚弄着,睁开紧闭的双眼,看着若雪挑衅的眼神,屈服,没有悬念的屈服,随后便是主动出击,除了已经被占领的桃源,剩下的敌方净土一寸寸的沦陷,凸显着敌人标志的鼓包首当其冲,似乎被仇人抓住,无情的蹂躏。

  全身都被侵蚀的若雪忘情的恣叫,浑然忘我,不断地让老李快速抽插,让果煜用力揉捏,手却用力的触动着果煜之根。

  比景只应天上有,人间却出现了,半个小时过去了,老李丢盔卸甲,喘息不已,若雪波涛汹涌,洪水不停,步入情欲巅峰,而果煜却没有满足,革命尚未成功,若雪还在不断地努力,如一个骑士一般,上下起伏,果煜在身下不断地迎合。

  深入。

  这一战不算惨烈,却令人回味,终于停止了,一切都平静了,若雪躺在果煜怀里,枕着他的胳膊,喘息着。

  若雪你累了,休息一会吧!我去外面收拾一下,老李恢复了体力就去了屋外。

  你看看爸爸也是老当益壮啊!果煜有些感叹。

  嗯,我休息一下,就要做饭了,今天释放的太多了,好舒服,果煜,今天你得表现很好,若雪夸奖到。

  应该是你的表现好,等你起来了我还要看书呢!你快休息一下吧!果煜不想继续说下去。

  我现在就起,对了洋洋不是说了这天来吗?应该快了吧?若雪没有搭理果煜的情绪,岔开了话题。

  应该是快了,也就这几天吧!你同学我怎幺会知道呢!?果煜有些纳闷。

  哼,我同学,却总是问你得病情,啰啰嗦嗦的问了半天,我都有些烦了,刚要说点别的,她却挂了,这个同学跟我关系真好,爱屋及乌对我老公这幺上心啊!

  若雪有些酸酸的说着。

  好了,快做饭吧,老婆,都饿了,咱们吃完饭好好休息下,这天太热了。

  果煜催促着。

  算了,我不说了,做饭去了,老公,一会给我按摩好吗?我真的有些累。

  若雪撒娇说道。

  好啊!等吃过饭,我就给你按,小妞,等着吧,果煜笑了。

  好了,我去做饭了。不久就传来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的撞击声。

  回想那天洋洋对自己的检查,对自己呵呵穴位的刺激,让自己挺立的了很久,果煜有些茫然。有些回味,其实生理快感的刺激似乎也能对病情有好的效果,哎,人家是个大夫,怎幺能这样想呢!果煜拿起了书不去想那个了。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