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与堂嫂的旖旎之旅
与堂嫂的旖旎之旅

我的堂嫂很漂亮,这个概念自打我进入青春期就存在于我的脑子里了。堂哥跟堂嫂结婚已经快15年了,有两个孩子,堂哥比我大将近20岁,由于是在农村里,结婚结的早,那时候我基本上每天都要去姑姑家和堂哥玩,因为姑姑嫁到本村,离得很近。直到后来上了初中,就去的很少了,正好那年堂哥17岁,跟堂嫂相亲了一次,就订下婚事,没多久便结婚了。

  记得那是一个周末,我从邻村的初中放周末回家,妈妈就对我说:「大胆,你堂哥明天结婚,你堂嫂你还没见过吧。」

  「没见过,太快了啊,我都不知道。妈,堂嫂好看不?」我问妈妈。

  「你知道有啥用,又不是你结婚,小毛孩子就知道问漂亮不漂亮了啊。明天去了就看见了。」妈妈说完便去准备明天去姑姑家的物事去了。

  因为那个时候刚开始张身体,进入青春期,在学校里就对女生多加留意了,这应该是雄性激素导致的。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姑姑家,见到姑姑就喊:「姑,嫂子呢,怎么不见人啊?」

  姑姑笑着说道:「别着急,中午12点就来了,你哥去迎亲了。」听了姑姑的话,我便不安稳得等着,终于熬到了12点,外面鞭炮声声,知道是新娘子来了,便飞快地跑出去看新娘去了。

  堂嫂穿着一身大红色的棉布上衣,下面穿的是当时很流行的喇叭裤,长发披肩,发尖搭在两团隆起的胸脯上,眼睛特别大,还是双眼皮,皮肤很白,比我学校里的女同桌漂亮多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堂嫂算是美女了。由于注意力集中到了堂嫂身上,以至于都没注意到旁边一身西服、头上打着摩丝的堂哥了。

  后来,我一到周末就会去姑姑家,因为可以看到堂嫂,那个时候第一次的梦遗就是梦到了堂嫂发生的。

  再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性知识的增加,我学会了手淫,经常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趁着没人的时候我就会手淫,意淫的对象就是我的堂嫂,想象着自己与堂嫂在做那爱做的事情。

  慢慢的,我上完了初中、高中,紧接着就是大学,这十几年当中,我手淫了也不知道多少次,每次对着电脑里的AV女手淫的时候都会想到堂嫂。

  因为平常不怎么在村里,都是呆在学校里。等到大学毕业,在县城里找了份工作,才有了闲暇时间在村里呆,偶尔听妈妈说起过堂嫂,说是跟堂哥现在快要离婚了,她嫌堂哥赚不下钱,在外面跟别的有钱的男人瞎搞,每个月就在家里呆几天。姑姑一家人也拿她没办法,为了孩子,说啥也不能离婚。

  得知这些,堂嫂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一落千丈,以前是我心中的女神,现在却成了在外面乱搞的破鞋。哎,人生啊,有太多的意想不到。

  很偶然的一次,我和堂嫂邂逅了。

  那是一个周末,由于我的笔记本显卡坏了,需要到市里的维修点去修理,所以我便一大早去了镇上的火车站,准备坐火车去市里。

  因为是周末,车站是人头攒动,看着挤来挤去得都在排队买票,我看时间尚早,干脆等会再买吧,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索性坐到候车大厅的椅子上,看着那人潮汹涌。心里叹道:中国人还真就是多啊,现在就这样,春运可要咋呀。

  过了一会,我看买票的人渐少,便起身去了售票窗口,「一张Y市的。」我冲里面的售票员说道。

  「吱吱吱!」票出来了。我顺手拿上票转身准备离开售票口,这时候我的胳膊被人拉了一下,我回头一看。

  「咦,这不是堂嫂么,怎么出现在这里了。」我心里纳闷道,「不是跟有钱男人了么,怎么还会挤火车呢,应该是做小汽车啊。」心里琢磨着,眼睛扫了一下堂嫂,还是那头披肩发,黑亮黑亮的,还经过直板拉过的,很直,上面穿了一个黑色的大款秋衣,下面穿了一双近身的黑色半透丝袜,上面还带的花花,从镂空中可以看到那肉色的大腿,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鱼嘴寸跟皮鞋,168的高挑身高,再配上这一身黑色的打扮,很是性感,顿时看的我肾上腺素分泌过快。

  堂嫂虽然30多岁的人了,身材也比以前肉了,不过胖瘦我感觉正好。以前我的印象当中,堂嫂有点偏瘦,现在则是丰满迷人。

  堂嫂的出现,马上吸引了候车厅里面这些男人女人的目光,男人露出垂涎的目光,女人则露出嫉妒的目光。

  堂嫂根本不去留意别人投射过来的目光。只是在看着我说了句:「大胆啊,给我买两张去Y市的票,我就不拥挤了,人多多的。」说着递过来100块钱。

  「不用了,我来吧,几块钱,用不着大票子。」我没去接堂嫂的钱,自己又掏了钱买了两张票给了堂嫂,现在才注意到原来堂嫂边上还一个人,也是个女的,不过站在堂嫂跟前一比,根本没人去注意她,一句话说就是:「萤火之光,难争皓月之辉。」「大胆,谢谢你了啊,你去市里做什么呢?」堂嫂接过火车票对我客气道。

  「嫂子客气了,一家人说这些多见外,我电脑坏了,今天去市里修电脑。」说着我拍了拍手里拿的笔记本。

  没多久,开始检票进站了,我和堂嫂想跟着一起进了站台。因为堂嫂一身惹眼的打扮,再加上堂嫂那将近170的身高,在人群中引起了更多的注目。我则站在一边,和堂嫂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等着火车进站。

  「呜……呜……」火车进站了,火车还没停,这些人就乱了,也不排队了,都争着往前跑,车门打开,人更乱了,你挤我,我挤你。看着这样的场景,我把笔记本给堂嫂手里一放,说:「嫂子,你在这里等着,我上去占位置去,要不一会上去还要站一路。」

  「嗯,好,大胆,你去吧,我给你看电脑。」说着接过电脑。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杀出一条「血路」,顺利得占到了3个位置,等堂嫂上来后,一起坐定,看到周围还有不少站着没座位的人,堂嫂冲我竖起了大拇指,「看不出来大胆身强体壮啊,刚才真是辛苦了,要不哪里还有坐的位置啊,来,喝瓶饮料。」说着便递给我一瓶脉动。

  「那是啊,我在学校里短跑还拿过第三名呢,呵呵。这点小事不算什么。」我有点自擂自夸,毕竟得到一个美女的赞扬是每个男人都期盼的,尤其是这个美女还是你经常拿来意淫的对象。

  火车不紧不慢的行驶着,到个站就停,上来一些人,下去一些人,但是上的人总是比下的人要多,慢慢的,人越来越多,过道已经站满了人。现在我才庆幸刚才我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早早的上来占了位置,要不然站一路到了市里,累也要累趴了。

  堂嫂和她一起的那个女人聊着天,我也插不上什么话,便拿出手机看电子书了,堂嫂更是拿出了一包瓜子咳了起来。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好像听到堂嫂跟那女的说了句「想去厕所」,虽然声音很低,但是我们离得近,还是被我听到了,我看了堂嫂一眼,堂嫂有点脸红的偏过头去了。

  我想估计是堂嫂的瓜子吃多了,干得又多了点饮料,导致了现在想去尿尿的结果。现在火车里的人太多,我们的座位又是在车厢中间,想堂嫂是怕麻烦,坚持火车到站再自行解决了。(我对女人的憋尿能力有过一次见识,确实很厉害,呵呵。)

  我估摸了下到站时间也就不到一个小时,便又玩起了手机。就在这时,车厢里的喇叭说话了:「各位旅客,由于要避车,需要在这里停一个小时。」(坐过火车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慢车都要给快车让道的,我们叫避车。)「哎,真倒霉,半年不坐一会回火车,坐一回还避车,郁闷。」心里如是想着,不过好歹现在是有座位坐,比站着的幸福多了,心里这么安慰自己,继续玩手机。

  列车长一公布这个消息,车厢里就都热闹了,有的人干脆拿出扑克来打发时间了,有的人则是趁着这个时间补个「回笼觉」,我遂向堂嫂这边看去,只见堂嫂现在已经没刚才那么镇定了,坐的姿势也不正常了,小半个屁股坐在车座上,对着跟她同行的女人低声说着一些什么。

  我想她恐怕是憋不住了,想要尿尿了。本来是想着坚持一个小时到站了再解决,一听说要停车一小时,人在有某个希望存在的时候,会去努力抓住,但是当知道这个希望不存在的时候会彻底崩溃掉的,估计现在堂嫂是怎么也憋不住了。

  「大胆,你陪我去上个厕所吧,你看过道那么多人,你在前面给我开路,我在后面跟上你。」这个时候,堂嫂冲着我说道。

  「啊!好吧,只是这人有点多,得个几分钟才能过去,你能坚持住吧?」我答应了堂嫂的要求,还不忘关心一下。

  「嗯!几分钟还是能坚持的,走吧,怕是一会就坚持不了了。」堂嫂说着站起来。

  我把笔记本递给和堂嫂同行的女人,对她说:「这位姐姐,麻烦你帮我看下电脑哈。」

  那女人点了点头,道:「放心吧,丢不了,你俩去吧。」我伸出右手对堂嫂说道:「嫂子,拉住我的手,我在前面开路,你在后面跟上。」

  堂嫂是过来人,也不做作,伸出左手拉住我的右手,毕竟现在情况紧急啊,再不然就要尿裤子了。

  当堂嫂的手被我抓住的时候,我的心脏跳动明显加快了,还是第一次跟梦中女神接触啊,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一路艰难的走出了人群,来到车厢劲头,就是厕所。其实我多么希望这个过道再长一些,这样我就能再多握一会堂嫂的手了。

  来到厕所门口,看见门上面显示的红色,遂对堂嫂说,「嫂子,里面好像有人。」

  「什么,还有人啊,这可怎么办?」堂嫂很明显着急了。长时间的憋尿对她来说很辛苦了,现在好不容易到了厕所门口,指望着马上解决难言之隐呢,可是没想到厕所里面还有人。

  看着堂嫂的额头开始出冷汗了,人也站不稳了,弯着腰用手捂住自己的小腹慢慢的揉着,我一看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了,便对堂嫂说:「嫂子,要不我敲下门试试,看里面有人没?我催一下。」

  堂嫂这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冲我点了一下头,眼神里露出了感谢的神情。

  「当、当、当。」我敲了下厕所的门,朝着里面喊着:「里面有人么?」厕所里面没动静,我又敲了一下门,喊了一遍,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奇怪,难道里面没人?」自言自语着,我伸手去钮门把手。

  「咔嚓!」门开了,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原来里面没人,不知道是谁用完之后故意弄的这个小把戏,只是记得以前在上学的时候坐火车也做过这种勾当,没想到今天自己被糊弄了。

  「嫂子,里面没人,你进去吧。」我对堂嫂说道,说着手把厕所的门打开,堂嫂来不及说声感谢,人就窜进去了。

  门都没来得及关就进去了,我轻笑了下,看来人都有急的时候,过了有个把分钟,没有我意想之中的「哗哗」声,「怎么回事,难道出什么问题了?」我嘀咕道。

  这个时候,门响了,堂嫂露出了半边脸冲我小声说道,「大胆,你进来下,我的连裤袜的扣子解不开了,不能那啥,你赶紧进来帮我下。」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应声进去,反手把门关上,看到嫂嫂撅嘴屁股在弄她的连裤袜的扣子,死活解不开,她也是心里着急,解了半天都没弄开。

  由于堂嫂现在的姿势,看上去堂嫂的屁股真大,白白的屁股下面穿着黑色连裤袜,顺着裤袜看上去,堂嫂竟然穿了一个T型的红色内裤,仅有的两片布块根本无法挡住堂嫂那饱满的阴户,甚至还有几根淘气的阴毛漏了出来。顿时看得我血脉喷张,下面的鸡巴瞬间向着堂嫂撅起的屁股敬礼。

  堂嫂等了半天见我没动静,转过头来看我,见我正目不转睛得盯着她的屁股看,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心里也一下起了微妙的变化,感觉像是自己的弟弟在看自己的屁股,想到这里,下体突然一阵麻麻的感觉席卷全身,「大胆,快帮我解扣子啊,你想我尿裤子啊。」

  我「噢」了一声,恋恋不舍得移开自己的视线,赶紧动手去解那连裤袜的扣子,当我的手触及到堂嫂的大腿时,看着近在咫尺的嫩肉,忍不住抚摸了一把,「真滑啊,好软哦。」心里感慨到,顺手又摸了几把。

  堂嫂此时也感觉到了我的抚摸,这种抚摸让她浑身轻颤,只觉一股暖流从自己的蜜穴里往外流出,伴随着蜜液的流出,堂嫂想要尿尿的感觉更加明显,「大胆,别摸了,先帮嫂子把裤袜扣子解开,一会随便你咋摸都成。」听到堂嫂说了这话,我也不磨蹭,赶紧解开了裤袜的扣子,堂嫂如获大赦,立马褪去两条美腿上的黑色裤袜蹲下去,「哗……」一阵水流声之后,堂嫂的脸上露出了舒服的表情,「真舒服,比做一次爱还要舒服。」堂嫂自言自语道。

  此时,她舒服的估计都忘记了她的旁边还一个我的存在,看着堂嫂的表情,再看她露出来的两条白哗哗的美腿,刚才敬礼的鸡巴更加坚挺了,看到堂嫂还沉浸在尿完尿的幸福之中。我便趁机解开裤腰带,牛仔裤褪到膝盖,拿出早已坚挺无比的大鸡巴,慢步走到堂嫂面前,用鸡巴碰了一下堂嫂的脸颊。

  「啊……」堂嫂轻叫了一声,「大胆,你要死啊,吓死嫂子了,你这是干什么,你……」

  不等堂嫂继续说下去,我挺着我的大鸡巴就靠近了堂嫂的嘴巴,看着堂嫂那樱桃小口,想着一会她就要含住我的鸡巴的时候,我的鸡巴又赢了几分,我用手抓住堂嫂的后脑勺,让她的小嘴靠近我的大鸡巴,堂嫂此时小嘴紧闭,说啥也不让我的鸡巴进去她的嘴里,我再怎么使劲也不行。

  我灵机一动,右手在堂嫂的乳房上面使劲捏了一把,堂嫂一吃痛,刚要张嘴喊出声,我趁势把我的大鸡巴就塞进了堂嫂的嘴里,一下用力过猛,感觉塞到堂嫂的喉咙里了。

  堂嫂顿时眼睛都要流出眼泪了,鼻子穿着粗气,看着堂嫂这样的神情,我顿时不忍,把鸡巴退了出来。

  「咳、咳、咳……」堂嫂在咳了半分钟后,才抬起头看着我说:「大胆,你想要了嫂子的命啊,这么用力得插,你想要我给你啊,别硬来么。」「嫂子,对不起,是我心急了,不过我真的喜欢你,自从我小的时候第一次见你之后就喜欢了,都10多年了,一直都没变过,我每次手淫的时候都会想着你。」我一口气说了这些,看到堂嫂的表情楞了一下,随即便笑了起来。

  「呵呵,想不到我都一把年纪了,还能让你一直这么惦记,大胆啊,既然你喜欢我十几年了,那今天嫂子就把自己交给你,也不辜负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迷恋。」说着嫂子便主动把我的鸡巴含到了嘴里。

  「哦……」我低吟一声,真他妈的舒服,我用手去抚摸堂嫂的脸,一直手去梳理着堂嫂的长发,这一头长发也是我一直迷恋到现在的。堂嫂的舌头在我的龟头出打转,左三圈,右三圈,一会又在我的蛋蛋上面吸,看着堂嫂满足的口水含着我的鸡巴的样子,淫荡极了。

  由于堂嫂刚才蹲下去排完尿一直就没换姿势,在吃了我的鸡巴一会后,堂嫂说脚都蹲麻了,要站起来,我遂从堂嫂的嘴里退出我的鸡巴。堂嫂站起来,基本快和我一般高了。

  我迫不及待得去吻堂嫂的小嘴,我们俩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嘴里活动着,似乎想要抽干对方嘴里的汁液,彼此很用力的吸吮着对方。随后我转移阵地,嘴往下移,移到了堂嫂的下巴,脖子,我拼命的吮吸着。

  「嗯!」堂嫂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慢慢的我的双手伸进了堂嫂的秋衣里面,熟练地占据了两个制高点,不断地捻着两个凸起的乳头,堂嫂的乳房很大,我一个手捂不过来,突然我使劲握了一下堂嫂的乳房,堂嫂吃痛的叫了一声,我则继续着我的探索。

  慢慢地来到了堂嫂的下身,我把堂嫂的秋衣翻起来,头伸进去,吻着堂嫂的小腹,同时双手从后面不断揉搓着堂嫂的两片臀瓣,堂嫂的屁股真的很丰满,肥大的屁股在我的双手揉搓下变换这各种形态。

  随后我开始抚摸堂嫂的两条美腿,舌头也在摩挲着两条美腿的每一寸肌肤,左右把T字内裤的一片布块移到一边,右手则开始搜寻着那熟悉而陌生的水帘洞,当摸到堂嫂的阴户时,很明显湿漉漉的一片了,看来堂嫂早都情动了,拨开屄缝,伸出中指慢慢插进堂嫂的屄里面,左手找见凸起的小肉粒,伸出舌尖慢慢的舔,先是上下,然后左右,接着我把小肉粒整体含进我的嘴里。

  堂嫂感觉自己的骚屄被我含住了,小声说道:「大胆,下面脏啊,刚尿过尿的,你……」没等堂嫂继续,我加快了吸吮和右手中指进出的频率。

  「啊,快。大胆,快,嫂子要到了。」堂嫂舒服的叫了出来,我看堂嫂第一次高潮快要到来,加快吸吮的速度和中指抽插的速度。感觉到堂嫂身体颤抖了一下,接着屄里面一阵热潮涌来,灌了我一脸。堂嫂喷阴精了,她的第一次高潮就这么来了。

  我站起身,靠到厕所门上,用手摸了摸脸上的淫水,放进嘴里尝了一下,咸咸的,堂嫂也在经历了一次高潮后,全身乏力,靠在了我的怀里。

  此时火车开动了,估计是避车提前结束了。

  「嫂子,你可真骚啊,刚才喊得那么带劲,还没用我的大鸡巴插你呢,你就这么爽,要是用我的大鸡巴干你的话,你不得要爽的飞上天啊。」我凑到堂嫂耳边轻声说道。

  「还不是大胆你的招数多啊,嫂子也是第一次被人舔弄下面,所以这么快就高潮了。」堂嫂在我怀里撒娇道。

  「嫂子啊,你刚才爽了,弟弟我还没爽啊,你看。」说着,我拉起她的手握住了我依然挺立的鸡巴。

  「放心吧,你让嫂子爽,嫂子也会让你爽的。」说着俯下身去,含住了我的大鸡巴,这已经是第二次含我的鸡巴了。

  堂嫂卖力得含了我的大鸡巴一会,便站起来,弯腰,双手扶住了厕所角落的一个水池边上,撅着屁股,回过头对我说:「大鸡巴弟弟,来啊,用你的大鸡巴插嫂嫂吧,插嫂嫂的骚屄吧。」说着用手掰开了T字裤包裹着阴户的一块布块,露出了水嫩嫩的骚屄。

  我也不做假,提枪上阵,由于有了刚才的高潮,残留下的淫水使得堂嫂的骚屄更加滑腻,毫不费力得就插进去了。

  「哦,好大,好粗。」堂嫂发出了一阵感叹。

  我让堂嫂双手扶好,我双手抓住堂嫂的腰,开始了我的冲刺,刚开始是浅尝则止,后来变会突然给她来一次全根没入,就这么一会深一会浅的抽插下,下面分泌的爱液也越来越多,我双手转移到堂嫂的乳房上,大力得揉搓着。

  随着我的大力抽插,「啪嗒、啪嗒」我和堂嫂的性器官接触的地方传出来越来越响亮的声音,配合上堂嫂的声声呻吟,火车「咣当、咣当」压铁轨的声音,就像是一场性爱的演奏会。

  突然,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堂哥,看着那憨厚老实的堂哥,突然觉得自己对不住他,可是,心底又激起了一份禁忌的快感,想要狠狠的蹂躏身下的堂嫂。

  终于经过几百次的冲刺后,在我和堂嫂同时呻吟声中,我俩都达到了高潮,我把精液全部喷进了堂嫂的骚屄里面。

  趴在堂嫂背上休息了几分钟,起来清洗了一下双方的下体。我俩一起出了厕所。

  回到座位,与堂嫂同行的女人问了句,「怎么去了这么久啊,都快一个小时了,车都快到站了。」

  「哦,刚去的时候厕所有人,耽误了点时间。」堂嫂解释道。

  我若无其事的坐到了座位上,眯着眼,等着火车的到站。

  【完】